第1196章 双杀遗愿

    冥河老祖轻车熟路,便追到了那巨大的石雕之前。

    看到那无头的高如山岳的雕像,冥河老祖便是一声冷哼。

    那头颅,是被他以元屠神剑斩落的。

    当初,阿修罗王罗睺一缕元神乘着十二品灭世黑莲,带着弑神枪逃回冥河血狱,隐入东王部落为他建造的巨大石像之中。

    不久,冥河老祖便察到了石像的异样。

    这冥河,毕竟是他诞生之地,这里的一切,再没人比他更熟悉了。

    东王罗睺愤而下野,出走血海之后,东王部落便没有了王。

    能够违背古训风俗,拥戴罗睺称王的东王部落的阿修罗,无论男女,对他都是敬仰万分。

    为了避免内部矛盾激化到自相残忍,罗睺采取了自我放逐的方式,这令东王部落的人既愤怒又无奈。

    而冥河老祖成功地实施了离间计后,便将失去了王,又不肯拥立新王的东王部落,变成了专门负责为阿修罗族四大部落采撷血魄结晶的部落。

    血魄结晶凝结于血海海底,采撷并不容易。

    因而冥河老祖赶来一探究竟时,这石像左近,并没有几个东王部落的人看守。

    冥河老祖发现了石像的秘密后,就杀死了那几个阿修罗族人,以绝大神通,移走了神像,并加以封印。

    对回来的东王部落的人,冥河老祖随便编了点血海异动、地壳升降一类的理由便遮掩过去了。

    此后,冥河老祖不只一次潜入封印之地,想将灭世黑莲和弑神枪据为己有。

    只可惜,这等无上法宝,以他的力量,想要解开罗睺加诸其上的禁制并不容易,他并不知道罗睺还有一抹真灵附着其上,令他炼化这两件法宝变得更加困难。

    时至今日,他还没有获得这两件宝物。

    如今,那个名叫无天的阿修罗族战士,莫不是已经获得了罗睺的衣钵?

    但他想到方才交战时,自始至终,“无天”都没有使用过弑神枪,也没有动用灭世黑莲护体,心中方觉稍安。

    或许那人已经得到了罗睺的许多好处,但这两件至宝,他应该还没得到。

    冥河老祖赶到那巨大石像前,正要钻进胸前洞口,忽然察觉三道阿修罗族的气息。

    冥河老祖回头一看,就见婆雅、萝茜陀、毗摩芷多罗三人接踵而至。

    冥河老祖脸色不善,冷冷哼道:“你们难不成真要与老夫动手?”

    萝茜陀妩媚地道:“老祖说什么呢,我们与老祖你合则两利,为何要动手?”

    毗摩芷多罗道:“就是,那无天不知道从哪儿得了奇遇,一身修为大进,便想要我三人臣服于他,简直是笑话。

    阿修罗一族,向来女子称尊,他们男人,寡谋少智、粗鲁野蛮,只配由我们女人统治。

    不过看他本领不小,杀出血海后,说不定会有大用,我们才想说服于他,却不料老祖你就到了。”

    冥河老祖听了,半信半疑,道:“当初若非老夫收留,你阿修罗族,早就没有存身之地。

    如今要争霸三界,更需要你们与老夫精诚合作,希望你们言而有信,不然,我冥河阿鼻、元屠两口神剑,也不是吃素的。”

    萝茜陀娇笑道:“那是自然。

    不过,还请老祖手下留情,那无天若能说服,当是我们征服三界的一员大将呢。”

    冥河冷笑道:“那就看他识不识相了。”

    这时,婆雅却忽然惊疑道:“这石像……难不成,这就是遗失的罗睺石像?”

    冥河心中一惊,道:“不错!当初血海异动,地壳变幻,罗睺石像从此下落不明,却不想竟失落在此。

    那无天逃的正是这个方向,说不定是他窃取了罗睺的什么遗物,才修为大进。

    内中危险,你们三人且守在外边,老夫进去抓他出来。”

    萝茜陀嫣然道:“无天修为不浅,不如我们三人协助老祖,将他擒下呀。”

    冥河脸色一冷,喝道:“老夫现在可没完全相信你们,你们若跟来,老夫难免以为你们居心叵测,如果紧张之下,不小心刺你们一剑,老夫阿鼻、元屠剑下,你们死了也就死了,可难再有复生的机会。”

    听到复生的机会,萝茜陀和毗摩芷多罗情不自禁地瞟了婆雅一眼。

    她们可是亲眼看到,婆雅不仅复生了,而且死去活来的还不只三回。

    那个无天,倒真是有些异于常人的本领。

    只是,这本领真是传承自罗睺?

    听说,那是本族唯一出现过的一任男王,神通十分广大,是阿修罗族有史以来,唯一一个有望晋升为至尊修罗的人。

    不过,关于他的传说之中,似乎也没有复生他人之法呢。

    冥河老祖生怕三位修罗女王随他进去,看到阿修罗族失落的两件至宝。

    因此,他喝止了三位阿修罗女王还不放心,游进那洞穴之后又停下来,回身布下了一个简单的结界。

    虽然如果三位阿修罗女王要硬闯,他这结界也阻挡不住。

    但是只要三位阿修罗女王试图破坏这道结界,他却能马上知晓,提前做些防备。

    布下结界,冥河老祖便向洞穴深处游去,为了提防那无天偷袭,他游动的速度很慢,一直紧握双剑,提前小心。

    一见冥河如此警惕,外边三位阿修罗女王对视一眼,只好停下。

    她们还没明确自己的立场之前,就不敢与冥河老祖彻底撕破了脸。

    石腹之内,那黑衣少年已经把弑神枪递到了陈玄丘面前。

    陈玄丘伸手一触那弑神枪,一股异样的凉意,透过指尖,瞬间传出他的心房,令陈玄丘猛地一个激灵。

    黑衣少年道:“由我亲手交给你,这弑神枪与灭世黑莲,便认了主了。

    若不然,哪怕我真灵已泯,你没有一个元会的时间,也休想炼化了它。”

    灭世黑莲随之飘来,就在二人身前轻轻地旋转着。

    黑衣少年望了眼灭世黑莲上所载的清丽少女,眼底闪过一丝鄙夷与厌憎,说道:“我要你杀的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她!”

    “贪生卖主,罪无可恕!”

    罗睺皱了皱眉,道:“不过,她不知有何奇遇,竟已修至天修罗境,更不知从哪里掌握了一门神通,本座以弑神枪消磨,竟也杀她不死。

    我要你,寻她破绽,了结她的性命!”

    罗睺未曾修炼到“圣”的境界,自然也无法理解这种已经入圣,可修为却又跌落圣境的现象。

    因而,他只以为娲皇只是天修罗境,只是不知从哪儿掌握了一门神通,可以抵抗弑神枪的威力。

    却不知道娲皇已经成圣,成就不死不灭之身,只是因为一道元神被彻底切断与本体的联系,出现了前所未见的圣人境界、准圣修为的现象。

    在他眼中,娲皇仍旧只是他的部属,是他阿修罗东王部族的一员大将。

    当年和兄长一起,随他出走血海,结果却因为一众先天魔神的追杀,贪生畏死,出卖了他的藏身地点,害他被鸿钧、杨柳、阴阳、乾坤等人围攻,力竭而尽。

    罗睺恩怨分明,不会纵容这个卖主求荣之辈,不过她那兄长当年对此全不知情,他也不会迁怒无辜之人。

    这时候,陈玄丘才看清那莲台之上沉睡的女子,随着黑莲的旋转,看清了她血肉模糊的蛇尾。

    当日锦绣宫中,陈玄丘曾见过娲皇一面,奈何圣人清光无量,神貌若隐若现,而且何曾现出过此时这般柔弱凄惨模样,因而竟未联想起来。

    此时看见她的蛇尾,再看到她似曾相识的容貌,不由吃惊道:“娲皇!”

    “娲皇?

    本座也只称王,她竟敢称皇,哼!”

    罗睺冷笑一声,却感觉神形焕散,已经将要维持不住,既将彻底消散于天地之间。

    他又急急说道:“还有一个女人,你也要替我杀了。

    她叫……”……冥河老祖一路小心翼翼潜入,前方终见开朗。

    冥河老祖胆气顿状,以双剑护住周身,猛然向前一冲,先向左右急急一扫,唯恐那个无天埋伏在此。

    但这一扫,并不见有人伏击,前方倒有异常波动陡然传来,急忙将元屠、阿鼻一举,如临大敌地向前探看。

    就见空中一团黑烟,正四散而去。

    一座墨色莲台,莲台之上,正有一个纤身少女一掌拍向手持弑神枪、刚刚踏上了莲花台的无天。

    罗睺匆匆交代了遗愿,空耗亿万载的一抹真灵再也支撑不住,当即涣散而去。

    陈玄丘顾不得缅怀,马上就想先擒住了娲皇。

    本来就是对头,还有什么好客气的?

    何况,看到娲皇,他已隐约明白,那个冒充应龙天妃的,应是何人了。

    只是他还不清楚娲皇堂堂一圣人,怎么就被他和东华帝君偷袭得手,又被弑神枪镇压于此。

    但现在显然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

    不料,娲皇毕竟了得,尚存一搏之力。

    当时被罗睺以枪定住,一则是伤势正重,二则是乍见旧主,惊得魂飞魄散,失去了反抗能力。

    如今她被钉在灭世黑莲之上,积蓄了最后一股力量,一直在蓄势以待。

    罗睺元神尚未涣散前,她没有机会,积威之下,也没有胆量。

    但是当罗睺交代完后事,彻底消亡,陈玄丘跃身上前,想将她擒住时,却猝然出手了。

    冥河老祖看到的正是这一幕。

    他的眼中,只看到一个少女自灭世金莲上弹起,一掌拍向那无天的胸膛,一时还未认出她是谁来。

    但是,只看见弑神枪已落在无天手上,无天正立于莲华之上,显然这两件阿修罗族至宝已经认主,眼睛就已红了。

    “给我死来!”

    冥河老祖咆哮一声,便舞动元屠、阿鼻两口神剑,猛地扑了上去。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 杨潇唐沐雪小说 神级狂婿岳风 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 首席继承人 一世豪婿 至尊人生 温情一生只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