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26 真身、取义!

    雷火渲染的极快速,不仅是阴槐木和魔种,以及整个七绝锁魂阵,同在其中的血池自然也没法避免!

    无声无息的,雷丝就冲了过去,下一瞬,血池之上已经雷丝电网密布。

    其中血肉、元婴、妖丹、金丹也纷纷被引燃。

    须臾,整个空间都成了一片雷火的海洋!

    无处可幸免,无处不受雷火炙烤!

    蛋蛋忍不住惊呼一声,以为那些捆缚其中的神魂终究是逃不过这一劫了。

    七绝锁魂阵之中的血网虽然已经隐去,但其中魔之气息少不了,对于连意的雷力来说,魔气在哪儿,它们就在哪儿!

    所以,一切在连意的雷力之下是无所遁形的。

    血网隐去,连意却用她的五彩斑斓的雷火重新将血网的走向显现了出来!

    雷火疯狂滋长蔓延,鬼哭狼嚎的凄惨哭嚎在整个空间之中响起。

    宛若置身地狱之中,被恶鬼撕扯……

    便是蛋蛋,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不由自主的,心中涌现出无数绝望、血腥等情绪,前赴后继,难以阻止。

    它凝神静气,全身莹润的白光一闪一闪,努力的将这些不良影响排除在外。

    它知道,这不过是魔种最后的反抗!

    心中挂念连意的情况,它自是无比注意。

    连意似乎早有准备,看起来像是一点都未被影响,甚至,对方越反抗,她下手越势如雷霆!

    雷火之中,不知何时,多了薄如蝉翼的绿色飞刃在其中快速游走。

    好似蹁跹、轻盈的蝴蝶,却带着足以切断罪恶的力量!

    火中取栗不过如此,带有磅礴生机之力的绿色灵线像是飞刃的尾羽,随着那些飞刃而去。

    飞刃切断那些捆缚神魂的邪阵,木系灵气线迅速上前,包裹住那些伤痕累累的神魂,扭头就将它们送进了连意早已准备好的,已经在一旁蓄势待发的魂珠之中。

    一气呵成,干脆利落!

    做完这些,连意临空悬浮在原处没有动弹,只冷眼看着火灼烧着这一切!

    像是如若不亲眼看到这里烧成灰烬,绝不轻易罢休一般。

    哀嚎、嘶吼,随着雷火燃烧,逐渐低弱,渐近于无。

    眼见这一层所有的一切付之一炬,只剩下一棵焦黑到看不出原本样子的阴槐木。

    连意手抬起,一阵风吹过,那阴槐木轰然而散,彻底消散。

    只是,连意还是不走,甚至她之前布设的阵法的都未撤去。

    若是以往,守财奴连意必是第一时间把她的宝贝们收回来,破损一处都要心疼念叨的。

    蛋蛋自然也感觉到情况有异,陪连意一起坐直在连意的丹田之中。

    连意等了一会儿,见那隐于暗处的家伙还是不出来,她便主动叫阵了。

    空间中,突然狂风大作,狂风中,万千飞叶打着璇儿穿梭其中,形成了八个风卷。

    八个风卷一下子散开在八个方向,各据一方,将整个空间固守的严严实实!

    “还不出来么?现在是八个风卷,马上会是十六个,然后是三十二个,直到把这一处都填满为止!”

    说话间,连意明明垂着双目,但脚下忽然就多了金绿色的八边法阵,法阵旋转,闪着炫目又摄人的光!

    丝丝缕缕的细线从法阵边缘逸出,漫天飞舞织就,无数玄妙到让人眼晕的阵法图案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显露于人前,又在半空中乍然消失到……

    似乎它们出现的目的就是为了震慑他人。

    蛋蛋正襟危坐,如今如临大敌的连意,便是在化神之时都未出现过!

    它了解连意,这位的随性肆意和散漫那是刻在骨子的。

    她仗着自己脑瓜子灵,反应快,艺高人胆大,很少预设别人出什么招。

    时常就是做点基础的防御,布设一些阵法,然后便是见招拆招。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这句话几乎被她奉为人生圭臬。

    再者,她也绝不可能亮出自己的招数,只为震慑别人。

    而且,还是如今阶段的连意的最强杀招之一!

    刚刚才灭掉卞城王的招数!

    这样的她,显然是遇到对手了!

    那么,会是谁?

    古韵?

    不至于!

    连意虽然明说过,但如今的她对古韵是非常不屑的。

    如临大敌?

    不存在的。

    蛋蛋脑子飞速的转动,忽然脑中蹦出个人选来,它脸色一变,眼睛忽然瞪的圆鼓鼓的,好似下一刻就要跳出它的眼眶,逃到其他地方去似的!

    莫不是……

    倏忽间,一道魔气腾起,伴随着一朗朗的男声:

    “连意,咱们怎么说也是老相识了,你这般对待我,是不是不太厚道啊!”

    周遭的风忽然停住了,连风卷都定格在了当场!

    原本被连意的灵气映衬的明亮了许多的空间一下子又阴郁起来!

    蛋蛋定睛一看,只见一黑袍男子站在空间正中,和连意一下一上。

    但明明他站在下方,却一点弱势都没有。

    在看他的外表,黑袍黑帽,其中的脸却看不真切,云山雾罩,如梦如幻,自是用了遮掩之术!

    只是声音朗朗,干净温和,若不是场景不对,蛋蛋会以为这真是老朋友见面呢。

    蛋蛋闭了闭眼:难怪。

    那边,连意已经接话了,她说话可就没那么客气了。

    她一抬手,那忽然定格住的风卷不仅重新开始转动,甚至齐齐涨大了一倍有余,其中的叶片锋锐,飞旋之中,发出尖啸之声。

    她似玩味的一笑:

    “咱们广眉星域有一句老话,叫做画虎不成反类犬,奉劝你一句,如果是条虫的话,就不要装成龙了,毕竟一眼叫人识破,怪难堪的!”

    周遭气氛陡变,一道黑色的卷风不知从哪儿袭来,将连意的风卷一下子打散了四个!

    连意似乎不以为杵,她哈哈大笑出声,笑的畅意又开怀:

    “这就恼羞成怒了?你喜欢这风直说啊,我这儿有的是。”

    说着一弹指,挑衅一般,周遭一下子又多了八个风卷!

    蛋蛋额头一滴冷汗渗了出来,它头一次知道,这两人对峙,会是这种场景!

    连意……到底有几分胜算,它真的说不好。

    死一般的寂静过后,那男声又起,开头就是一声叹息,充满了惋惜之气:

    “连意,何必这么剑拔弩张呢,你该知道,今天你是抓不住我的!而我,可就不一定对付不了你了。”

    “好歹,咱们认识了五万多年,你这脾气怎么还日渐增长了呢?”

    连意摊摊手,还很认可的点点头:

    “你说的是呢,咱们算起来也认识五万多年了!可惜,我居然没见过你,今日见到,倒是不知道称呼你什么了!”

    她目光凌凌,看着那黑袍男子,声音低沉:

    “我是称呼你魔主真身还是地心魔真身呢?”

    话音落下,周遭似乎无论风力还是魔气,都安静了。

    黑袍男子朗声一笑,依然谦和温文,它爽快的点头认了:

    “都可以啊,咱们如此深厚的交情,或者你可以叫我的名字,我名魔聚!”

    “咱们难得见这么一面,我认为,完全没必要这么的剑拔弩张,聊聊天不好么?连意,我比较好奇,你是如何知道我在此处的呢?”

    连意笑了笑,风卷依旧,法阵依旧,当然魔气也依旧,不过她倒是没有立刻发作,当真和魔聚聊了起来。

    “咱们做个游戏怎么样,我回答你一个问题,你也回答我一个问题?”

    魔聚抚掌大笑:“好主意。要不我先来?”

    连意也笑:“那我就不客气了,第一个问题,广眉星域,像卞城王这样的,你的合作者,有几个?”

    魔聚似乎心情不错,很干脆达到:“自然只有他一个,连意,你好手段,我魔花这么长时间落在广眉星域的棋子,就被你拔了!”

    “客气客气,广眉星域又不是棋盘,哪儿能让你魔随便落子呢!”

    连意言笑晏晏,丝毫不让。

    她也不用魔聚追问,直接道:

    “至于我为什么知道你在这儿,自然是因为我了解你啊!”

    “毕竟,无论是幽魔、邪魔、魔种以及魔晶,那都是你看重的宝贝,是你的爪牙,卞城王再如何是你的合作伙伴,这般把身家交托在他的手上,你一定坐立不安吧!”

    “所以,我知道,这里一定必须是一个你能随意查看甚至控制的地方!”

    至于为什么在这一层,其实也不是那么难猜。

    这一层是魔种,这些是地心魔手中除分身之外,最大的杀手锏,魔聚自然最放心不下。

    自然要随时照看。

    若是不在这一层,那它就会在上一层,也就是连意还未去过的最后一层。

    便是刚刚,若不是雷火渲染之中,连意感受到了一股精纯的魔气,泄露了魔聚行踪。

    甚至在雷火灼烧七绝锁魂阵的时候,魔聚没忍住,动了点手脚以至于雷火失控,她也会仔细将此处好好检查一遍的。

    毕竟,越往上走,她越知道这里的价值,其实心中已经是做好了面对魔聚的准备的。

    魔聚似乎不置可否,没有对连意的回答发表任何的态度,而是语调平静的继续:

    “该你了。”

    连意耸耸肩,“像古韵和孙成这样的帮手,在这广眉星域你还有几个?”

    魔聚这回没有正面回答:

    “你猜呢?不过以藤仙连意的厉害,无论是孙成还是古韵,不是都没有在你手上讨到便宜么?”

    连意挑挑眉,就知道问到这种深入的问题,魔聚不可能回答。

    毕竟,说是玩游戏,但涉及自己的身家性命,谁会傻到和盘托出啊。

    再者,两人如今这么安静那是暂时的,你死我活本来就是随时随地会发生的事。

    不过,在这里,还真打不起来。

    话说到这份上,游戏该结束了!

    连意突然笑了笑:

    “魔聚,你也别蒙骗我,你刚刚说,我在这儿对付不了你,但是你却对付不了我,是也不是?”

    魔聚态度依然特别好,除了之前连意说它画虎不成反类犬之时,它有过瞬间的失态,之后的它,就像这世间最温文有礼,向往和平的人:

    “是啊,怎么?藤仙连意有不一样的见解?”

    连意咧嘴一笑,露出森森白牙:“要不,咱们试试?!看我到底对付得了你对付不了你!”

    “……哈哈哈,我认输,这都被你发现了,藤仙连意想做的事儿,自是没有做不成的,可是,你真的敢动手吗?”

    说到最后,魔聚的声音陡然转向冷漠,但语气中那笃定之色确实再明显不过!

    连意脚下法阵金芒大震。

    周遭,狂风呼啸,不仅是风卷忽然越发的高速旋转起来,也不知从哪儿来了乌云,将本就被魔气侵染的空间变得更加黑沉。

    “魔聚,你不就仗着割裂时空术,自以为我只要动手,你随时就可以从这里撤走,杳无痕迹么?”

    “或者,你还有恃无恐的觉得,真要动手,这里的这一处空间法宝许是没法承受咱俩的灵气对撞,空间炸裂,瓦解,引起时空风暴,不仅是我们,外界许是整个幽冥界,都要跟着再死一次!”

    “你许是觉得我会顾忌?”

    魔聚不吭声,端立在原处,周遭却是一片冷肃。

    魔气包围在它的左右,浓郁的似乎要化成大嘴,将周遭的一切都吞噬掉!

    连意粲然一笑:

    “你以为我当真对割裂时空之术毫无办法,那你以为卞城王、都市王是如何被我灭杀的呢!”

    “再不济……”她顿了顿,似乎给对手留下了足够的想象空间,她才道:

    “九星连珠之下,广眉星域死了多少人你不会不知道吧?你觉得,我会在乎我的命以及幽冥界所有人的性命!”

    广眉星域的生死存亡,不是她一人之事,每人都有自己的责任!

    为护界域而死,甭管是主动赴死还是被动的,都是不可推卸的,亦死的值得!

    连意自问,自己不会主宰别人的生命,但在大是大非面前,她所能做的不过是抓大放小,抓住能抓住的挫败敌手的一切机会!

    “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声音渺渺,却带着千钧之重!

    那狂风之中,原本不知游离在何处的金绿交织的丝丝灵线从风中穿过,扎进了魔气之中,明明那魔气似乎无形无质,却就是好像被灵线牢牢的拽住了!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 杨潇唐沐雪小说 神级狂婿岳风 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 首席继承人 一世豪婿 至尊人生 温情一生只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