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我只信你一个。

    徐锦宁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这份名单上会有温丞礼的名字,当她遣走丰禹,查看名单的时候,温丞礼的大名就在第一个,而且还是用红水标注过的。www.biqushu.net 笔趣阁

    她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心思不知道飘到了哪里,父皇为什么想要杀温丞礼?

    难道父皇已经知道温丞礼的身份了?

    她将那名单拿出来翻来覆去的仔细看,希望能从上面找出一些不一样的地方,这字的的确确是父皇写的没有错。

    欧阳怵说父皇还在酝酿着别的计划,这个计划是不能让她知道的?

    “不管理由是什么,温丞礼都不能死,父皇,请恕儿臣做不到。”

    徐锦宁将温丞礼的名字从上面撕去,是前世的温丞礼付出巨大代价将她送回这里,今生的温丞礼对她也是百般呵护,虽然有些事情温丞礼还是不愿意跟她说,可她知晓他的心意,这便够了。

    不管将来温丞礼的选择是什么,至少现在温丞礼跟她站在一起。

    桌子上的酒很快见了底,她又招呼小二送了几壶酒上来。

    丰禹端着酒水上来,心疼的挪开她面前的酒杯:“公主,可是有什么烦心之事?”

    徐锦宁伸手去拿酒杯,还没碰触到就被边缘就被丰禹推开。

    看她这幅魂不附体的模样,心口没来由的抽痛着,连带着说话的语气都带着几分呵斥:“公主,您要是有什么心事说出来丰禹帮你解决,何必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呢?若是让驸马见了,指不定得多心疼。”

    我……也很心疼啊,丰禹知道这句话他不能说出口,他也没有资格说出口。

    徐锦宁抬起布满血丝的眼睛盯着他看:“江祁,你,你为什么要这么无条件的跟着本宫呢?本宫什么都没有为你做过,还拉着你达成自己的目的,多次将你置于危险之中。”

    她打个酒嗝儿,很是不理解的继续问他:“你贵为江州小郡王,却甘心跟在本宫身边当一个隐姓埋名的小侍卫,有时候就连本宫也替你感到不值。”

    时日一久,他这样的天之骄子必定大有作为,又何必非得跟着做一个碌碌无为的侍卫,一个‘死人’呢?

    丰禹坐在她对面,柔声道:“因为公主救了我的命,救了整个江州,将来还要救全天下的黎明百姓,宁愿跟对人,也不想自己后悔。”

    于他而言,徐锦宁便是那个对的人。

    徐锦宁呵呵呵的笑着,抢过他手中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若是到最后你发现所有的一切都是早有预谋,都是错误的呢?”

    “公主会做错误之事么?”丰禹反问他。

    徐锦宁愣了一会儿,笃定的摇摇头:“自然不会,本宫所做之事皆是正道,我从不做违背自己良心之事。”

    “既是如此,公主又何必担心、忧愁呢?既来之,则安之,不好么?”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徐锦宁瞬间清醒起来,她放下酒杯用力的揉着头,“是是是,你说得对,本宫既然已决定继续做下去,就不该有任何的犹豫和不确定。”

    还好跟丰禹聊了会儿,不至于一个人在这里钻牛角尖。

    丰禹侧过头,看向窗外喃喃道:“公主,又下雪了。”

    徐锦宁看去,笑笑:“今年的雪下的还挺多的。”

    雪花纷纷扬扬从高空坠落,周围像是被拉上一层巨大的白色帐篷,飘近窗子的雪花落在手背上,冰凉了那原本喝醉酒灼热的手背。

    徐锦宁看了一会儿,才将修改过后的名单递给丰禹,“带几个人将名单上的人除掉,不要留下什么痕迹。”

    “是!”

    丰禹打开名单瞥一眼,看到几个熟悉的名字后眼睛眯了一下,“确定都要除掉?”

    上面还有几个官员手中权利很大,而且在朝中占领着重要的位置。

    “不要太过刻意,免得被人发现了。”

    “是,属下绝不会让公主失望。”

    徐锦宁挥挥手示意他先下去,丰禹犹豫的目光在她身上不舍移开,最终只是留下一句:“公主还是要注意身体,莫要贪杯!”后离开了万宝楼。

    徐锦宁把手放到窗外,温热的手早已经被雪花落的冰冰凉凉。

    “今夜,真是一个适合杀人的夜晚。”

    呵笑一声,继续喝酒。

    夜深了,昨夜的雪花还没有融化,又下了一地的白雪。

    温丞礼撑着红梅伞站在公主府门口,目光透过那浓浓的夜色也不知看向了哪里。

    他抬头注视着深沉的夜空,夜色如墨,充满了悲怆的色彩。

    直到一个小小的白色人影从角落里出来,他才将视线收回来转而看向她。

    来人脚步虚浮,裹着白色狐裘晃晃悠悠的从拐角处出来。

    徐锦宁忍不住打个酒嗝儿,喝了一下午的酒她整个人其实已经很迷糊了,可她却很有精神,谢绝万宝楼小厮送她的好意,自己一个人悠哉悠哉踏着雪夜走了回来。

    她挺冷的,虽然穿着狐裘可到外面还没走多远,就觉得浑身的温度都被吸走了。

    听到急切的脚步声,徐锦宁看过去,就见温丞礼撑着伞快步冲他走过来,雪色包裹着的男子格外的俊美,也格外的温柔,尤其他眼中还带着深深的担忧。

    “怎么喝成这样了?”

    他的声音很温柔,温柔的都快要滴水出来了,徐锦宁想也没想的往他怀里一倒,相知软脚虾似的。

    温丞礼单手抱着她,鼻子里充斥着刺激的酒水味儿:“公主,没事吧?”

    徐锦宁冰冷的手抚摸着他的脸,“你的脸怎么这么冰啊,你在外面等多久了?”

    “三个时辰,我先带你回去。”

    把伞塞到徐锦宁手里后,温丞礼直接将她横抱起来,“要是手冷,就把手放到我的怀里。”

    徐锦宁出神的盯着他的侧脸看,让她去杀死这么一个关心、爱护她的男人,她实在是舍不得啊,父皇啊父皇,你到底为什么一定要让我杀温丞礼呢?

    她将脸贴到他的心口,听着他那强有力的心跳声,一声一声,扑通扑通的。

    “温丞礼!”

    她扑在他怀里小声地叫着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叫着。

    温丞礼便一声又一声的说着:“我在!”

    不知道她出去之后遇到什么了,竟然伤心成这样?

    若是没有特别伤心难过的事情,她怎么会喝成这样呢?

    温丞礼是知道徐锦宁去哪里的,正因为知道所以才没有多加干涉打扰,也知道她跟柳承元见了面,还有欧阳怵……

    听暗卫来报,徐锦宁是从跟欧阳怵聊完天后才一个劲的喝酒,他们又聊了什么?

    揣着一肚子的疑问将人送到房间里。

    温丞礼摸着她的额头说:“还好没发热,我去准备一些热水给你泡泡脚。”

    徐锦宁醉的厉害,只乖乖的听他的话,看他匆匆出门去准备热水还是红了眼眶,“我舍不得,真的舍不得。”

    舍不得温丞礼的怀抱,舍不得他的温声细语,舍不得他的深深眷恋……

    温丞礼很快便准备好热水亲自端过来,他小心的将徐锦宁湿一半儿的鞋袜脱掉,白嫩的玉足被冻的发红,每一个脚趾头的都被冻得通红的,他赶紧将那双脚按在水里,小心翼翼的揉搓着。

    “好些了么?”

    徐锦宁傻傻的笑着:“很舒服,有些痒痒的。”

    温丞礼撸起袖子,细长的手指在她的脚趾间来回穿梭,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轻柔,生怕弄疼她。

    水里放了几片生姜片可以驱寒。

    “我已经让厨房去做了解酒汤,一会儿公主喝完后就好好睡一觉,发发汗才不会生病。”

    看啊,他安排的多妥当啊。

    徐锦宁伸出双手揉着他的脸,“温丞礼,你信不信我?”

    这是徐锦宁第三次问他,他信不信任她。

    温丞礼的答案始终没有变,毫不犹豫的点头:“我自然相信公主。”

    “你要知道,我们两个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生我便生,你死我也不想活。所以,你一定一定要相信我,不管别人怎么挑拨离间,你都不要相信,只能信我一个。”

    她捧着温丞礼的脸说的特别认真。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肯定跟欧阳怵有关系。

    “先不管,你要答应我,只能信我一个。”

    温丞礼无奈点点头:“我只信你一个。”

    徐锦宁满意的‘恩’一声将头枕在他的肩膀上,她睁着迷离的眼,冷不丁的亲了一下他的侧脸,而后伸手搂住他的脖子怎么也不撒手,还在不停地念叨着:“要信我!”

    她是真的醉了。

    与她认识这么久以来,还是头一次看到她醉成这个德行。

    温丞礼叹口气,帮她把脚擦干,将她放到床上,擦完脸和手后,他坐在床边失神的望着她,“什么事能让你忧愁成这样?”

    罢了罢了,她都醉成什么德行了,估计也听不到他在说什么。

    他俯下身子在徐锦宁额上落下一吻,温柔的笑着:“睡吧,明天醒来便什么烦恼都没有了,如果有,就让我帮你解决吧。”

    温丞礼对着身后悄声的说了一句:“去查查欧阳怵跟徐锦宁说了什么,回来一五一十的告诉我。”

    黑暗中传来了一声‘是’。

    <script>read3();</script>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 杨潇唐沐雪小说 神级狂婿岳风 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 首席继承人 一世豪婿 至尊人生 温情一生只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