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邪王:这世界肿么了?(W字)

    “半步宗师?”

    天刀宋缺已经刀未出鞘,便已经砍翻大片超一流乃至顶尖高手,此刻,被眼前的小胡子男人拦下,而且同行是锋芒毕露、刀罡四溢,不由来了兴趣:“你会用刀?”

    “会一点。冰@火#中文www.xbing.cc”

    小胡子男人,也就是陈识轻轻点头,随即道:“我想试试。”

    “呵呵。”

    宋缺轻笑:“我年轻时便击败当时名震天下的霸刀岳山,取了他天下第一刀名号,从此号天刀。”

    “论刀法,天下间无人能出我左右。”

    “江湖中,刀客无数,人人都想见识我之刀法,人人都妄想败我,成为新的天刀。”

    “但···”

    “他们配吗?”

    他扭头,斜眼看向陈识,再度问道:“你,配吗?”

    陈识面不改色,依旧带着轻笑:“我五岁开始练刀,每日挥刀五百下,无论天晴下雨、酷暑寒冬。”

    “以此为约束,已经数十年。”

    “不懂什么武道、也不晓得什么刀法绝伦,只相信手中的刀不会骗我、欺我。”

    “配与不配,试过才知道。”

    “我,是一名刀客。”

    论对刀法的痴迷,所有群友之中,陈识绝对排在第一!张天志也会八斩刀,但那只是咏春拳的‘附带’。

    陈识会咏春拳,但他主练的,却是刀法。

    加钱居士也主玩刀,可痴迷程度,却在陈识之下。

    陈识的刀,堪称大道至简,没有任何花里胡哨,就是干净利落,刷刷两下,便能分出胜负。

    而宋缺,乃是宗师级人物,刀法大唐第一!

    陈识若是不想与之碰上一碰,那也就不配是刀客了。

    “刀客?”

    宋缺耸肩,连刀带鞘轰然杵地。

    轰!

    石板炸裂,宋缺冷眼相视:“不是用刀的,便是刀客,不过,你修行到半步宗师不易,既然自己求死,却也算是有资格让我出刀了。”

    “呛!”

    长刀出鞘一寸,刀罡瞬间扑面而来,夺目光芒耀花人眼。

    撕拉!

    接着,长刀全面出鞘,也是此战到现在为止,宋缺第一次出刀,恐怖的雪白刀光与刀罡合二为一,化作恐怖攻势,朝陈识斩来!

    “没时间与你磨蹭,一刀,送你上路!”

    “天刀···”

    “问天。”

    天问九刀!

    这是宋缺最强刀法,真正的绝学,就是面对真正的宗师,他也有信心,九刀下去,将对方劈死!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在后来,他曾用第八刀与宁道奇两败俱伤,若是出了第九刀,他自己的结局如何先不谈,但宁道奇,真的会死!

    这真的是可以劈死宗师的刀法,此刻面对这个满身刀意的古怪男人,宋缺嘴上不屑,实际上却也给与了足够的尊重。

    好强!

    陈识瞬间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太恐怖了!

    这一刀落下,竟然像是要开天辟地,连天都被劈开了一般,那刀罡压迫而来,甚至还带着‘道韵’!

    这是‘武道’宗师级别之上的强者或是绝学才能引动的‘道韵’,直白点来说,就是‘特效’。

    这可不是那种简简单单,一刀劈出刀罡的普通特效,而是真正的‘道’。

    道,说不清,道不明、不可捉摸,但却格外强横。

    “不愧是天刀宋缺,好强的刀。”

    陈识双手持八斩刀,面露感慨:“换了是我,必然劈不出如此惊人的刀法,不过,这也不是我的道。”

    “哦?”

    宋缺轻哦一声,未曾追问,但目中之意很明显。

    你的道,是什么?

    “我的道···”

    陈识目中刀光闪烁,仿佛在顿悟。

    “不,我没有道。”

    “我有的,只是刀。”

    只有刀?

    宋缺眉头一挑,心中顿时有些轻蔑。连自己的道都未曾找到,也敢与自己动手,还口口声声说‘试过才知道’?

    武道级,何为武道级?

    便是以武入道,以武为道!

    武侠高手们能踩着树叶或是青草,施展草上飞已经是高手高高手,武道世界?比比皆是!

    武侠高手出招时的‘特效’,能有点光芒闪烁就已经不错了。

    武道高手出招时的‘特效’,那几乎是拉满了!

    各种刀光剑影、妖魔鬼怪比比皆是,甚至还有天魔分身这类‘法术’类武学,差别何其之大?

    你一个刀客,连自己的路都没找到,没看清楚,也配与我动手?

    “死吧。”

    宋缺心念一动,手中长刀劈落,便要将陈识连人带刀一同劈杀。

    “我劈过的人很多,杀过的半步宗师也不少,但你注定是我最失望的一个。”

    失望!

    此刻,宋缺满心所想,的确是失望。

    高手寂寞,尤其是在刀之一道,宋缺已经很久未曾遇到过能让自己兴奋的对手了,本以为眼前之人能勉强让自己兴奋起来,却没想到是个半吊子!

    难怪无法突破到宗师!

    嗡。

    就在宋缺这般所想时,陈识动了。

    功力极度凝聚,脚踩凌波微步,速度也是快的可怕。

    “功力倒是颇为深厚,这身法也是不错,可惜,没有自己的刀,终究只是徒劳,我这一刀,你接不下。”

    宋缺幽幽低语。

    不是他自傲,也不是他狂妄,而是在他们这些武道宗师看来,的确是如此。

    尤其是在大唐世界,所有宗师都自创了各种顶尖功法、武学,这些也都是他们的成名绝技。

    宋缺的天问九刀、武尊毕玄的炎阳大法、散人宁道奇的散手八卦、奕剑大师傅采林的奕剑剑法···

    甚至后来的师妃暄也是自己将慈航剑典精炼了不少。

    这些都是他们对于自己武道的体悟,也体现出了他们天赋的卓绝与强横。

    武道宗师,必然是要创出属于自己的武学!也只有自创的,才是最适合自己的,才是真正意义上属于自己的路。

    你本就是半步宗师差我一筹,还没找到自己的路,跟我打?

    找死!

    ······

    宋缺一刀,让陈识心中震撼。

    但陈识却没有被吓倒,他屏住呼吸、全神贯注,将所有精气神尽皆凝聚。

    脚踩凌波微步,但却并没有花里胡哨‘闪来闪去’,只是以最快的速度、最好的角度,切入、切入,再切入!

    天问一刀,劈落下来,像是连带着满天星辰一同砸落。

    陈识却不退反进,不断切入,竟是在刹那间跨越了宛若万水千山一般的距离,杀到宋缺身前。

    双手所持八斩刀,同样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甚至连刀花都没有,只是朴实无华、简简单单的一挡、一削,仅此而已。

    “叮、哗!”

    两道声响,近乎同时响起,融于一声。

    两人瞬间交错而过。

    准确来说,宋缺站在原地不动,保持着持刀劈落姿势,陈识却瞬间从他身旁冲过。

    此刻,陈识左手刀保持着格挡姿势、右手刀横在左肩肩头,半跪宋缺身后一米开外,一动不动。

    轰!!!

    刀罡恐怖。

    以宋缺刀锋所在为起点,劈出一道足有三尺宽的裂缝,蔓延出千百米外。

    漫天‘特效’也随之消散。

    只是,宋缺的脸上,却浮现出一抹茫然与震惊。

    噗!

    也就是此刻,陈识的左手刀突然从中断裂,同时,一道刀痕在其体表浮现,从右肩,斜着劈到了左腹!

    鲜血喷洒。

    他的身体,也因此一分为二。

    更是早已没了气息,陈识,被宋缺一刀劈杀!

    宋缺回头看了一眼他的尸体。

    未曾有半点欣喜,反倒是茫然与震惊更胜,口中喃喃道:“好快的刀,这···就是你的道?”

    噗!

    又是一声鲜血喷洒的声音响起。

    宋缺左臂之上,突然出现一道伤口,深可见骨,鲜血喷出足有数米之远!

    不过,只是喷了片刻,便被宋缺以自身高深内力强行止血,只是他感到难以置信。

    自己一刀劈死陈识?

    这在他看来很正常,若是劈不死,那才是有毛病,自己早已不入宗师之境,只是未曾去争那个名头而已。

    甚至他一直发自内心以为自己比三大宗师更强,若是拼命,完全可以劈杀宗师!

    可就是在这样的差距之下,自己与这个小胡子交手一瞬,只是一招而已,自己竟然受伤不轻,深可见骨?!

    甚至若非自己在最后关头擦觉到不妙,不顾反噬都强行移动了些许,那么此刻,自己受伤、喷血之处,便不是手臂,而是颈脖了。

    若是颈脖被切出如此之深的伤口,哪怕自己是宗师,也是要饮恨的啊!

    “还说自己没有道?”

    “大道至简、朴实无华,快、准、狠!”

    “这便是你的道。”

    宋缺低语,随即摇头:“可惜了,若是再给你一些时间,跨入宗师再与我对决,就算是我,也未必能胜你,更未必能保持‘天刀’之名。”

    “但可惜,你高估了自己,竟然在半步宗师之境便与我一战。”

    “身死道消,何苦来哉?”

    吧嗒。

    话音刚落。

    有脚步声在身后响起,宋缺微微一愣。

    这等抢夺战神图录的混乱关头,谁会愿意对宗师级高手出手?除非脑子有毛病!

    不赶紧拼尽全力去抢战神图录,你跟我出个什么手?疯了吗?

    刚才是陈识,一个刀法天才,半步宗师,为了挑战自己,为了‘刀客’二字,自己倒是可以理解。

    可为何现在还有一个?!

    这浓烈的战意,还有···

    嗯?!

    这种气势,依旧是刀客?!

    而且,还是半步宗师?!

    宋缺霍然转身,看向来人。

    虽然他刚才未曾转身,可是那种气势、那种感觉,他相信自己,绝对不会错,这个找上门来的人,同样是半步宗师的刀客!

    可是这种气势却依旧全然陌生,自己之前从未感受过,甚至都未曾听闻过!

    是谁?!

    依旧是发型怪异的中年男子。

    对方手持一把堪称巨型的双手刀,绑着马尾辫,两鬓的头发却剃的很是干净,此刻以刀杵地,满脸期待的看着自己···

    全然陌生的脸庞,让宋缺愣住。

    心中,也是不由升起一个奇怪的念头:“什么时候半步宗师级别的刀客遍地都是了?砍了一个又一个???”

    “而且,这种级别的高手,难道不是应该早就已经名满天下了吗?!”

    怪异!

    宋缺此刻感觉,只有两个字,那就是怪异!

    怎么会这样?!

    特么的什么时候半步宗师都是大白菜了?

    这诺大的江湖之中,有多少半步宗师?就是慈航静斋的梵清惠、阴后祝玉妍等人,也不到半步宗师境界啊!!!

    何况还是半步宗师之中的刀客???

    这???

    “你又是谁?”宋缺在疑惑中开口。

    “你别管我是谁。”加钱居士咧嘴笑了:“反正我知道你是谁就够了,你的实力很强,我也想试试。”

    “···”

    “陈识的刀法很不错,我跟他切磋过,看似稀松平常,实则却是杀机必显,稍有不慎就会被他弄死。”

    “你能一刀劈了他,很强。”

    “正好,我也很久没遇到过你这样的刀法高手了,手痒。”

    宋缺:“···”

    “你不怕死?”

    “怕。”

    “但你杀不死我。”加钱居士笑容更盛。

    自己可是加入了国术聊天群的幸运儿啊~此刻在这里的也不过只是投影而已,你还能跨越位面把自己一刀劈死不成?!

    如果真能办到,那自己死的也不冤。

    毕竟这种高手,现在的自己哪怕只是想想都觉得可怕啊!

    所以···

    我会怕你?!

    “笑话。”

    宋缺冷笑一声。

    “你们的出现,的确让我有些惊愕、不解,但你若是以为仅凭半步宗师修为,便可在我刀下活命,却也未免太看不起老夫了。”

    “接我一刀。”

    “问心!”

    撕拉!

    宋缺瞬间再度劈出一刀,这一刀,没有方才的特效绚烂,至少未曾出现劈落漫天繁星、劈开天地般的景象。

    可是,这一刀却蕴含着‘精神攻击’。

    瞬间便将加钱居士拉入了幻境之中···

    他梦回那一夜,自己的师弟死在眼前···

    “!!!”

    加钱居士大惊,但他也不是好相与的,瞬间便清醒过来,可就是这么一瞬,宋缺手中长刀,已经劈到身前。

    “···”

    加钱居士躲无可躲,避无可避,只能接!

    那便···接!

    本能一般!

    加钱居士想到了自己师父的刀法。

    虽为女子,但她的刀,却格外刚猛,断在她手中的刀,不知几凡。

    也就是此刻,加钱居士下意识动用了自己师父与刀、剑法高手交手之初,最为常用的招式。

    宋缺一刀劈来。

    加钱居士侧过半身,随即拔刀,自下而上!

    刺啦!!!

    刀锋碰撞,内力碰撞之余,火星四溅。

    就在宋缺以为加钱居士是准备拼着重伤甚至身死格挡自己这一刀,露出不屑微笑时,却突然发现不对!

    对方的力量不对!

    虽然不如自己,但他的力量不应该只有如此。

    他是要?!

    惊惧念头刚起,便见加钱居士的‘格挡’,竟然只不过是拔刀过程中附带的动作而已,顺便稍微‘格挡’了一下!

    延缓自己这一刀劈落的同时,拔刀成功,接着,刀锋摔成一个圆,从侧面猛然劈落!

    当!!!

    钢铁交击之声震荡,传出很远,经久不衰。

    加钱居士的刀刃,狠狠劈在宋缺的刀背之上。

    喀嚓!

    只是,加钱居士的刀终究只是武侠世界中的‘好刀’而已,与宋缺的刀,差别巨大。

    这一刀,非但没有将宋缺的刀劈断,反倒是加钱居士自己的刀从交击部分直接断裂,一分为二,手中已然只剩下两尺余长的断刀。

    但,这并不代表加钱居士这一刀无用!

    论功力,加钱居士这个半步宗师的确不如宋缺这个宗师深厚,但论体质的,三阶强化之后的加钱居士,却是足以将宋缺秒成渣。

    刀背被狠狠劈了一刀,宋缺瞬间感到双手剧痛,双手虎口随之崩裂,鲜血喷洒而出。

    甚至,就连双手的骨头都在悲鸣,好似骨裂了一般,痛入骨髓!

    轰!

    他这一刀,也在此刻彻底劈落,将地面再次劈出一道深且远的沟壑···

    然而,宋缺却没有任何兴奋,反倒是脸色无比难看,这一刻,他双手剧烈的疼痛,甚至让他几乎握不住刀!

    一个刀客,双手皆伤,几乎握不住刀?!

    且自己是宗师,对方不过是半步宗师而已,一个交手,自己就如此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

    宋缺惊惧,不解。

    什么时候特么的天下冒出来这么多半步宗师的刀客了???而且都是各有特色,什么没有自己的道?他们分明都找到了自己的道!

    方才那小胡子是大道至简、朴实无华。

    眼前这人,却是大巧不工之中,蕴含着粗中有细!

    看似笨重长刀,实则却是将技巧发挥到了极致,就方才这一刀···就是以宋缺的眼光来看,也是极为精妙,此刀法,可破天下绝大部分刀客手中之刀!

    也就是对方的刀不够好,否则方才,断的可就是自己的刀了!

    这尼玛???

    他们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啊?

    “可惜了。”

    加钱居士却轻叹一声,未曾回答宋缺的问题:“我终究不是师父,她的路子,不太适合我。”

    自己师父是戚家刀后人,戚家刀源自戚将军,创出这一门刀法的原因,便是为了破敌之刀。

    宋缺:“···???”

    不适合你?!

    不适合你,你特么几乎废了我这个宗师?

    惊骇之余,宋缺也顾不得什么宗师形象了,反手再度一刀劈出。

    然而,加钱居士却没再用刀,反倒是直接一掌,劈出恐怖大手印,且有佛光普照。

    分明就是如来神掌!

    宋缺下意识就要将这掌印劈碎,可这掌印却在他出刀之后突然转弯···

    同时,道道剑气扑面而来。

    还有各种拳印、金龙、指印,甚至还有看似普普通通的白色小掌印,更有各种剑光、音波席卷···

    宋缺懵了:“你???”

    这一刻,宋缺想骂娘。

    到底特么的什么情况?!

    你丫不是刀客吗?!!!

    这特么是刀客对决的打法?放着手中的刀不用,反倒在瞬间用出十七八种其他武学,还都是极为高深的武学?

    你特娘的到底是什么人啊你?

    你不是跟刚才小胡子一伙儿的嘛?为什么差别这么大???

    人家可是到死都在用刀,你这货???

    许是看出了宋缺的惊愕,加钱居士打完一套技能后,挠着头笑道:“那什么,忘了说,我会用刀。”

    “但我并不是一个纯粹的刀客。”

    “嗯,没刚才那货纯粹。”

    宋缺:“···”

    “岂有此理!”

    他勃然大怒:“有辱刀客二字!”

    “我何时说过自己是刀客了?”

    宋缺更是愤怒,但密密麻麻的攻势铺天盖地而来,也由不得他再去骂什么了,只能举刀就劈。

    只是,方才接连所受的伤势,让他挥刀极为不便。

    此刻还能勉强支撑,但明眼人都能看出,他已然落入下风···

    落败,只是时间问题。

    宗师又如何?

    左手手臂伤势深可见骨,双手户口、掌心崩裂,甚至连手骨都裂开了,挥刀都很勉强,一身实力十不存六!

    何况加钱居士的武学何其驳杂?各种顶尖武学不要钱一般轰炸,就是天刀宋缺,也要久守必失!

    ······

    这一幕,让石之轩露出惊容。

    “他们?”

    “不,你们?!”

    他难以淡定,身为邪王石之轩,天下高手他都见过,也大多与之交过手,就算这几十年因为精神分裂没怎么出手,但大抵还是心里有数的。

    可林彬、陈识和加钱居士的实力,却让他感到无比陌生。

    尤其是陈识与加钱居士,两个半步宗师,再没有围攻的情况下,竟然几乎要屠宗师了?!

    这特么???

    什么时候宗师变的这么弱了?

    或者说,从什么时候开始,半步宗师已经这么强了?

    林彬却是摇头轻笑:“邪王别急,再看看那里?”

    林彬再度指向一处战场。

    石之轩凝神看去,顿时瞳孔微微收缩。

    那是一个穿的像大红包一般的男子与奕剑大师傅采林的战场!

    那个大红包,同样是半步宗师,不过邪王看的出来,他离宗师已经很近了,若是闭关修炼,或许一两年便可水到渠成的突破。

    可就算如此,至少他现在还是半步宗师。

    然而!

    这个半步宗师‘大红包’,竟然用剑法,彻底压制了傅采林,将他打的脸色惨变,接连后退,几乎都要无法接下前者的剑招了。

    “这???不可能!”

    石之轩第一反应便是不可能!这绝对是假的。

    难道自己仍然处于幻象之中?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幻术?也未免太可怕了,竟然到现在我都察觉不出异样?

    并非石之轩见识短,而是这一幕真的不合常理。

    半步宗师打宗师?按道理来说本来就该没有胜算才对,不然为何江湖上一直只有三大宗师的名声在外,外加一个宋缺?

    哪怕‘大红包’无限接近宗师,也仍然只是半步宗师,是半步宗师,就该被宗师捶、该被宗师杀才对。

    陈识和加钱居士?他们好歹是二打一车轮战,以命换伤之后才换来了优势,石之轩可以理解。

    但是你个大红包凭什么啊?

    一对一,全身无伤,竟然优势反而比加钱居士那边还要大的多?

    奕剑大师跟你比拼剑法剑招,都特么快被你打哭了啊!!!

    疯了吗?

    什么样的剑法能把奕剑大师都打哭了???

    傅采林为什么叫奕剑大师?

    因为奕剑术!

    以人奕剑,以剑奕敌。

    傅采林自创,属于他自己的道!

    这是将棋理融于剑术之中的超乎凡世的绝技。

    奕剑术讲究的是料敌机先,先决的条件是以高明的眼力掌握敌手武技的高下,摸清对方的底子,从而作出判断,先一步封死对方的后着,始能制敌。

    就像下棋时要先明白棋盘那永恒不变的法则,才能永远占据主动。

    其精微处在于把全心全灵的感觉与剑结合,外在的感觉是虚,心灵的感觉则是实。其精义正是以一个旁观者的心态去欣赏,品味。

    简单来说,就是见招拆招。

    你出招,我破招,你有破绽,我瞬间长驱直入、屠你大龙,甚至直接收官提子,奠定胜局!

    这就是奕剑术的精髓。

    再配上傅采林的其他功法,甚至从某种意义上可以将傅采林直接看做是一个人肉破招机!

    这货专门就是为了破招而生的。

    在对决中与你对弈,招式对决,你来我往。剑法对决?石之轩根本就没见过能跟傅采林对剑的人!

    结果现在呢???

    你大爷的,傅采林别说破招了,自己的招都被那大红包破的干干净净,都快被打哭了!

    这???

    这不是幻觉是什么?

    自己不是还在幻术中未曾走出是什么?

    没这样的可能,没这样的道理呀!!!

    “是独孤九剑。”

    “独孤九剑?”石之轩未曾回头,却惊愕询问。

    林彬自然知道石之轩为何如此惊愕,他轻笑道:“奕剑术的确很是精妙,将对决看做棋盘,你来我往,于细微处见真章。”

    “但独孤九剑,却是一位活生生将整个世界都‘强行提高一个层次’的天骄前辈所创。”

    “简单来说···”

    “是剑招就归独孤九剑破。”

    在林彬看来,奕剑术是很不凡,很厉害。

    也是属于那种‘剑招精妙’的剑法,可是跟独孤求败的独孤九剑比,那又差了不少了。

    独孤求败是谁?

    是,他是武侠世界中的人,可他却是在武侠世界硬生生走上了‘武道’的绝世天骄啊!

    从利剑无意到软剑无常,再从重剑无锋到木剑无俦,最后,直接到了无剑无招、天下万物皆可为剑之境界。

    就这,你傅采林与奕剑术怎么跟人比啊?

    就独孤求败这境界,他突然哪天跳出来说自己已经是剑仙了林彬都信!

    这差距,自然也就摆在了这里。

    而大红包便是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施展独孤九剑,破傅采林的奕剑术,剑法一破,傅采林自然慌了阵脚,一边不愿意相信这一切的同时疯狂反击,结果越打越懵。

    一边震怒交加,结果越怒越菜···

    ······

    “独孤九剑么?”

    “独孤。”

    石之轩喃呢着,目光也随之明悟:“虽然不知那位前辈是何人,但能以独孤为名,足可见一二。”

    林彬笑了:“那位前辈,叫独孤求败。”

    石之轩顿时无语:“···”

    好家伙,这名字,无敌了!

    “他可是被人打死了?”

    “没有。”

    “···”

    更无敌了!

    起这种名字在江湖上混,如果没被人打死,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对方是真的无敌于天下!

    接下来,不用林彬去提醒。

    石之轩的注意力再次转移。

    于是,他瞧见一男一女,施展着一种看似软绵绵、实则却刚猛异常的奇怪拳法,正与宁道奇对决!

    那一男一女的拳法大同小异,却又各有千秋。

    此刻,两人都已经负伤,口鼻溢血。

    可他们对面的宁道奇也并不好受,正大口咳血,胸口都出现了好几个掌印、拳印。

    再打下去,只怕不死也得残!

    这一幕,让石之轩的双目再度猛缩。

    这次倒是没那么‘震惊’,但也没好到哪里去,两个半步宗师,赤手空拳,以拳法,将三大宗师之一的散人宁道奇打到吐血,正生死对决!

    最后,石之轩的目光,看向武尊毕玄···

    好家伙!!!

    同样是一男一女,女子很是年轻,像是最多二十岁而已,相貌绝美,却拥有宗师实力!

    男的稍微年长一些,却也有宗师之威,这是两名真正的宗师!!!

    至于武尊毕玄···

    已经被打崩,一个大掌印直接拍到地底数十米深,大口咳血,爬都爬不起来啊!!!

    石之轩的神情一阵恍惚。

    再回头时,才发现那诸多二流、一流乃至超一流和顶尖高手,都已经被摆平了绝大部分。

    而婠婠和师妃暄请来的诸多救兵之中,有个面容狰狞的‘疯子’,一边放肆狂笑之余,一边以凌厉、狠辣的拳脚功夫,放倒一个又一个武林人士。

    不是断手断脚,就是直接分筋错骨···

    有一个待着墨镜、贴着假胡子的老太监,所过之处,尽皆是人仰马翻,诸多武林人士被他一掌一个,全都骨头断了一般软倒在地。

    有一脸色发白的‘厂花’,抬手间,砍向他的刀剑尽皆断裂,而后化作‘暗器’,横扫四方。

    有手持铁扇的长发男子,请求暖玉、扇可敌国。

    有三个长相一模一样的‘三胞胎’,直接横扫四面八方,相同的面容、不同的武学,令江湖人士闻风丧胆···

    ······

    当然,也有伤亡,如那小胡子。

    受伤的就更多了。

    可这些人全都在半步宗师以上,此刻再与婠婠和师妃暄联手,直接对战所有人!

    包括自己这个邪王、三大宗师、天刀宋缺和诸多武林人士在内,竟然全都被压制了!!!

    这!!!

    你特么敢信?!

    若非亲眼所见,石之轩必然是不信的,甚至就算是现在,他都仍然怀疑,自己是不是中了幻术,或是在做梦?

    当然,也有可能是自己产生了错觉,其实自己的人格分裂到现在都还没好,自己还是个精神病,这一切都是想象出来的?

    只是···

    潜意识却又告诉他,这一切都无比清晰,都是真的。

    “···”

    “呼。”

    只是,他很快又看出些许端倪:“只伤不杀?”

    石之轩眉头一挑:“你们有何用意?”

    他看出来了,林彬也好,师妃暄、婠婠,或是其他宗师、半步宗师也罢,基本都是只伤不杀。

    诸多武林人士几乎都已经被放倒了,但被他们杀死的,却还真不多。

    听到这个问题,林彬笑了,而后大大方方道:“当然是为了造福社会,还江湖一个平静。”

    石之轩懵了:“???”

    “说的直白一些,侠以武犯禁。”

    林彬解释道:“如今是‘历史’的时代,皇朝更迭,普通人便能办到,有宗门、高手在后面出谋划策、指手画脚甚至出力,说起来,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石之轩更是不解:“那不更应该把武林人士尽皆杀了?”

    “尤其是她们。”

    他下巴指向慈航静斋那二十余人:“婠婠想杀她们,还被师妃暄拦下了。”

    “杀人是仇。”

    “我就直说吧,我们准备将这些前来抢夺战神图录的武林人士一身功力,尽皆吸了。”

    “!!!”

    石之轩豁然转头,看向林彬,露出惊容:“原来如此!”

    “你们,是想全员冲击宗师之境?!”

    “如此说来,你们定是有一门可以吸取他人功法的魔功了。”

    “魔功?”

    林彬笑了笑:“或许吧。”

    北冥神功是魔功吗?得看怎么用,见人吸人,那的确是魔功,但他却问心无愧。

    你们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全特么都是来抢东西的,都不是啥好东西,吸了又怎么?

    也就是我们实力足够,若是不然,婠婠和师妃暄还不被你们折磨的不成人样?

    敢来抢,自然就是冒着死的绝悟来的吧?

    既然如此~

    吸你们肿么了?!

    “如此说来,我倒是有些相信你之前的话语了。”石之轩在短暂的沉默后,轻声道:“天刀宋缺、三大宗师···”

    “这四位除我之外的顶尖高手不出意外都会被你们拿下,而后吸干一身功力,成为普通人。”

    “至于江湖中诸多二流之上的高手,绝大部分也都汇聚于此。”

    “一旦这些人被你们都吸了,江湖之上的武林人士便直接会面临断代,之后就算再过几十年发展起来,也远不如此刻这般辉煌。”

    “如果。”

    石之轩强调:“你们能将慈航静斋的人也吸了,我自愿被你们吸走一身功力,甚至邪帝舍利,我也愿意双手奉上。”

    石之轩是真的累了!

    他是邪王,高高在上,却也是正道人士喊打喊杀、做梦都想弄死的存在。

    甚至别说是正道了,就是魔道中人,也有不少想对付他。

    太累了!

    因为这个身份,甚至无法和心爱的女人双宿双栖,自己和女儿,更是到现在都未曾在一起过···

    以往他不敢。

    不敢想着放下一切去跟女儿团聚,因为他一旦放下,就等于放弃了自己的性命。

    但现在却看到了希望。

    如果江湖上绝大部分高手都变成普通人,包括三大宗师、天刀宋缺、慈航静斋诸多高手都是如此的话···

    自己再将邪帝舍利都交出去,又如何?!

    高手都没了,自己变成普通人也不怕,就算有宵小进犯,自己的女儿也并非手无缚鸡之力啊!

    何况,难道本邪王没了功力,便是任人宰割之辈?

    大不了再练两年,随便有个二三流高手的功力,便足以自保了。

    这一刻,石之轩是真的看到了与女儿团聚,且退隐山林的希望。

    “慈航静斋的人今日吸不了。”

    林彬却摇头拒绝:“师妃暄答应过绕她们三次,今日是第二次。”

    “原来如此!”

    石之轩笑了:“罢了,那你们就答应我另外一个条件如何?否则,就算我不敌,但你们想拿到邪帝舍利,也没那么简单。”

    “这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圈套,对吧?”

    “除了天下高手的功力之外,我不相信你们会错过邪帝舍利。”

    “石青璇,对吧?”

    林彬没有否认,同时猜到了石之轩的条件。

    “你果然知道。”

    石之轩深深看了林彬一眼:“你很年轻,却拥有一双好似能够洞悉一切的眼睛,又仿佛什么都知道。”

    “你这人,很可怕。”

    “邪王谬赞了,我答应你。”

    “石青璇,我们帮你要来,她慈航静斋,挡不住。”

    “既如此···”

    石之轩伸出手:“来吧。”

    “不是我。”

    林彬笑了笑,扭头看去,战场已经平息。

    大唐世界的诸多武林高手,重伤的重伤,被点穴的点穴,都已经被制服。

    只是在这个过程中,陈识、陈玉娘、赵心川三人的投影,都已经‘死去’。

    陈识是被宋缺劈杀,陈玉娘与赵心川,则是被宁道奇大败之前的终极反扑所反杀。

    但宁道奇自己,也是重伤垂死,再无一战之力。

    7017k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 杨潇唐沐雪小说 神级狂婿岳风 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 首席继承人 一世豪婿 至尊人生 温情一生只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