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八十六章 别说话,我自己来搜

    枔靖缩小身体,“咻”地从细小的通道遁出,外面仍旧是一片充斥着空间乱流的区域,她小心地确定自己的位置,然后反过身继续朝那巨型磨盘攻击。

    小辛很是惋惜,虽然这些白肉和磨盘通道里的比起来差很多,但是里面能量仍旧很丰富啊,还带着一丝丝法则之力。

    不过,这些都是活的,连攻击起来都如此吃力,想要将其咬下来就更不容易了。不过…若是放在以前的全盛时期的话,或许可以当成点心。

    枔靖攻击了几回,削弱对方的攻击后便果断收手,然后朝一个方向飞掠而去。

    根据夭夭丝线指引,“阿萸”就在距此不远的地方。

    这些都是这个庞然大物“混沌”内部消化器官中小部分,跟着他才能找到真正核心所在。

    方向指引不远,但是面前被厚重墙壁挡住,而且这墙壁并非普通泥土金石,而是…类似人体脏器之间的膈膜。

    十分具有韧性,防御力比那些白肉更甚。换算下来的话,要直接从上面轰开一条通道至少…两个晶!

    刚才一顿狂轰滥炸,能量如同流水一样哗哗地消耗,前后便用去差不多一两个晶,这次又是两个……

    枔靖感觉一阵肉疼……还以为这是个现成的生命世界,可以节约一点投入呢,没想到消耗甚至比拓荒一个荒芜星球还要多。

    可如果不暴力开道的话,那就只有返回磨盘内,从那些符文棱上穿越过——且不论上面规则会不会推动他们往既定方向前进,即便按照磨盘是圆形的,转一周就会再次遇到之前的墙壁,但交错只有那么一两息时间,她也不能确保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炸开那墙壁。

    再说,谁知道这巨大磨盘转一圈要多少时间呢?其中变数更是充满许多未知的凶险。

    心思电转之间,枔靖已经再次举起了她的土地神之杖——

    小辛和小灵看着老枔满身凌然杀气,气势巍峨的样子,小心肝也微微震颤了一下。

    这可是几个晶的能量啊!说用就用了,就连他们曾经遇到的好多神仙都不敢这么造呀。当然,他们大多数都没这份家当,想造也没法造。

    不管怎样,这份魄力和当机立断…好像越来越附和他们所期望的老大的该有样子了。

    …………

    随着时间推移,阿萸看着前面依旧紧闭的传送通道,他意识到:他可能被那些家伙抛弃了。

    只是,这个被那些超级大能者炼化并改装后混沌设置起来之后,便一直处在自动运行中,一般情况并不会有人去干预运转。

    当然,也不是谁都能干扰得了。除非……

    伴随着阵阵剧烈的爆炸声响起,从空间的四面八方如同来自远古洪荒的沉闷轰鸣。

    旁边的墙壁被一股大力从外面砸开,一个穿着十分…朴素年轻女子站在她面前。

    阿萸看到枔靖,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你来了……”

    枔靖一侧嘴角微微扬起,道:“你跑的还真快啊,没想到躲到这里来了…”

    不过比话音先到的永远是她的行动力,准确地说是无比积极的灵镜,小葫芦,还有捆仙绳。

    不管阿萸原本多么厉害,但此时此刻他就只是一个比普通人略略厉害一丢丢的魂魄。

    所以灵镜的力量对他仍旧有用,而小胡更是牢牢锁定住了他,一直没啥存在感的捆仙绳也积极地参与到这次行动中。

    对付那些厉害邪魔它没办法,人家稍稍挣扎就能把它崩断,但这种普通货色还是可以蹂躏一下下滴。

    于是,在枔靖说完话的同时,灵镜,小葫芦和捆仙绳已经将捆成粽子一样的阿萸弄到她面前了。

    阿萸本来已经认命,可是仍旧被对方丝毫不拖泥带水的手段整懵了一下——我,我都已经这样子不已经表明完全放弃任何抵抗了吗?难道接下来不应该是大家好好“聊聊”的吗?你就没什么想问我的吗?

    枔靖始终还是觉得,首先跟敌人没啥好聊的,理念不同,道不同,有没有道理的区别只是看站在谁的角度和利益上。唯一可以“聊”的便是看能不能获得更多信息,当然,敌人明知道必死无疑,若换做自己,即便飞灰湮灭把秘密带进虚无也绝无可能便宜了敌人。所以除非是从灵镜或者小葫芦通过搜魂检索出来的信息,其他的,她历来都不会采信。

    “诶,你你…你究竟是谁?难道就就是那个……”

    枔靖见捆仙绳已经将这家伙拎到自己面前,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整个紧绷精神才稍稍舒缓一点。

    直接无视对方的询问,意念一动便扔进小葫芦里。

    ——“不要,等一等……我知道你是谁了,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只要你放了我这次的事我绝不会再提…枔,枔土地……我我可以把这里所有一切都告诉你……”

    看样子还真知道自己呢,不过,她这神向来喜欢自己亲自获取信息,而不是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所以,这些信息还是自己来“拿”吧。

    小葫芦,动手,搜魂!

    之前接连战斗许久,精神力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状态,消耗很大,此时稍微歇息便感觉一股疲惫感升起。

    凝神感应下,乖乖,精神力只剩下320/1200,连忙拿出一块炸糕吃起来。

    入口外皮酥脆内里软嫩,带着一丝椒香和微咸的口感,与甜口炸糕相比又别有一番风味呢。

    枔靖品尝着美味并补充消耗的精神力,并不耽误她监视这个特殊的空间。

    整个空间就像是一个椭球型的蛋壳,穹顶和四周都十分光滑,自动散发出莹润的光芒,犹如凝脂玉髓一样。

    刚才阿萸面对那堵墙壁上隐约可以看出一个传送阵法的印记,想来他便是打算从这里逃走的吧。

    不过并没有亮起来。

    阿萸现在只是灵魂状态,不入轮回通道,也没有被磨盘碾碎,更没有进入那些恶灵空间,却直接到了这里…难道阿萸和这个“混沌”之间有某种契约?

    枔靖是绝不认为这混沌是阿萸的杰作,很简单,他要是有这样的手段,也不至于沦落至此。当然,她也不可能如此“轻松”并完好站在这里了。

    既然不是阿萸的,还和他有一定契约,并且现在很显然对方将他“抛弃”了……枔靖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大胆的想法:这是一个十分强大的势力针对天道搞出来的阴谋!

    若不是她细致追踪,否则就算是到了这个小世界也无法发现潜藏其内部的深渊结界,混沌内部的磨盘空间。

    然后通过磨盘对灵魂的筛选,让整个世界不知不觉恶化……她不知道如此恶化下去的最终结果如何,但于天道和周围的小世界而言,肯定是一个毒瘤一个定时炸弹。

    枔靖扫视一圈没有什么收获,她刚才轰击出来的通道正在慢慢弥合,于是又丢了几个定点爆破阵盘……在没有找到出路的时候便不能断了退路,也就是消耗几个阵盘的事。

    砰砰砰——

    沉闷的爆炸声将通道再次撕裂,扩大一丝丝。

    咦——

    这一次枔靖因为直接身处这个空间,所以刚才在爆炸的时候对这里一切情况十分敏感。

    而就在刚刚,她竟然感觉下方地面传来轻微的震颤,与自己所在空间的震颤频率略略不同。

    所以…这个椭球型空间的另一半里有猫腻!

    下意识地,枔靖的手已经把在拐杖头上了。

    就在这时,小葫芦里传来简单的意念。

    被炼化的只剩下一缕意识残魂的阿萸,在灵镜辅助之下,所有记忆信息在枔靖面前毫无保留地展现出来。

    枔靖举着拐杖的手都忘了放下,心中震撼无以复加。

    ——这的确是被炼制后的“混沌”,融入了一个被魔改过的法则体系,说它自成一界也不为过。

    她先前在恶灵空间看到遍布整个球形内壁的传送之门,其实那些邪恶灵魂并非只转世到这个世界的胎儿身上,因为这个混沌体系逐渐扩大,其影响范围已经波及到周围数十光年范围的生命世界,所以,那些充满负能量的灵魂还会投生到周边小世界。

    一个两个心思阴险歹毒极度自私的人就足以影响周围一大片的人,其破坏力更是需要十个甚至百个好人才能弥补对世界的损害。

    这般源源不断地将那些负能量输送出去,那些世界迟早会被拖垮,然后从天道脱离。并且还会被魔族拿来当继续分裂天道的反面教材。

    至于阿萸这样仙家选择来这个世界“历劫”,看中的就是“三不管”,可以按照自己心意设置剧本,尽情折腾。当然,因为他这个分身最后也是要与本体融为一体,所以他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将这个剧本中造成的所有功德都落到别人身上。

    比如泺泺。

    即便泺泺这次能顺利走完既定剧情,她的最终结果也是被他丢进阿萸的炼化炉里,就相当于铲除邪恶,平白得了大功德,真是一举多得。

    也正是因此,很多仙家都喜欢用“主神试练空间”这一套玩意儿,忽悠那些天真的灵魂。

    ……枔靖看到这里也是一阵恶寒,还有难以言喻的后怕。

    丫的,她觉得对于一个被突然传送到某个世界的灵魂而言,在那个过程中他们本身完全没有自主选择权,所以究竟是被传送去当“神仙”,还是被某个所谓的“主神”看中而当人家的试练陪跑者,完全看运气啊。

    比如说她,如果当时她传送去的不是土地神神室,而是那所谓的试炼空间……她首先要做的肯定还是要熟悉空间规则,然后努力活下来啊,然后结果呢……

    枔靖不由得打个寒战,嘶,真是越想越后怕。

    小灵感应到老枔此刻心有戚戚的精神状态,安慰道:“老枔你也不必太过感怀,其实所有看似偶然中都蕴含了必然。比如想要穿越成神首先必备要素就是功德值,如果自己一生都十分平凡,很大可能是进入轮回之中。如果这个时候有什么事情降临到头上,那基本上便是……当然,刚才你说的也没错,不管是怎样的灵魂,进入怎样的环境中,努力求存总是没错的。但…有些时候也应该有所取舍,比如,杀无辜的好人或者以整座城整个世界为代价的求存,那么最后落得那般下场也没啥好让人感慨。”

    枔靖似有所悟。生命本能就是努力活着,努力竞争的本身也没有错,但……所以,以后她要更加注意这一点才是——不能牵连无辜,当然对方要主动参一脚就不关她的事了;以及不能伤害有功德的生灵,当然,对方要主动攻击她就另说……切不可一步错步步错啊!

    不知不觉中,枔靖感觉自己心灵变得更加纯粹了,而神牌上散发的光芒更甚。对外界所有意念神魂的攻击的防御力更强了。

    枔靖感激地朝小灵点点头,虽然以前很多次她都对于这家伙絮絮叨叨还总喜欢卖关子都抱着“上司对下属”的宽容的态度:你随便说,听不听在我。但这次,她是真心感激对方在关键时刻对自己的心灵开导。

    ……

    其实阿萸记忆中所谓挑选合适的灵魂,其实也是设置在其他世界里的混沌基点传送过来的无数灵魂中的一个而已。没错,这里也是其中的一个基点。

    然后他将这个挑中的灵魂投入到自己设置的“域”中,根据自己喜好,可以是末世剧情,也可能是各种黑暗关卡,还有的是充满粉红泡泡的言情剧,总之,根据不同剧情将这个灵魂丢进去历练,锤炼之后便愈加附和自己的需要。

    当灵镜要根据残魂检索到阿萸的本体的关键时刻,发现对方早已掐断了与分身的联系。

    唉,还真是可惜啊。

    枔靖很是遗憾,没有一次性将敌人灭掉,就相当于给自己埋了一颗定时炸弹啊。

    关键是她现在不知道对方真正身份,而对方却已经知道自己是谁了,敌暗我明……禁不住一阵头疼。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 杨潇唐沐雪小说 神级狂婿岳风 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 首席继承人 一世豪婿 至尊人生 温情一生只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