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三章 龙宫家宴

    龙宫之美,难以言喻。

    白玉廊庭,黄金满柱。

    王弃觉得这里应该是有水的,可是这里的水似乎存在于一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中。

    他可以在这里自由地呼吸,也感觉不到任何湿意存在。

    可是他却能够感受到水的浮力,甚至是水的压力!

    所以这龙宫不是普通人能来的地方,普通人在这龙宫之中作客,且不说周围大妖环伺压力山大,单说这水压就足以令其难以承受了。

    而更重要的是,这龙宫无水,却能像是有水一样折射出五彩斑斓,使得这龙宫所属的空间中一片光怪陆离,仿佛是什么奇妙之境。

    或者说,这龙宫本就是一处秘境吧!

    王弃好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看什么都觉得新鲜。

    仪仗队将他们引入一处华丽宫殿群中,又有大量的精怪侍从追随,反正气派极了。

    王弃等人随着一起进入了龙宫之中,而后享受龙宫‘家宴’。

    这哪里是什么家宴,山珍海味一应俱全,各种珍馐佳肴甚至连看都没看过……当然,龙肝凤胆这种‘顶级食材’是不可能上席,王弃还想活着回去。

    总之,这几乎和国宴也没多少区别了。

    只是这规格虽然是高了,可大家各分几案而坐,身边除了倒酒的侍女之外就没有别人……反倒是显得分外冷清。

    要说菜色好吃是真的好吃,甚至王弃吃了之后只觉得体内真气翻腾气血旺盛,身体强度都直接往上提了一个小档次。

    但要说这顿饭吃得开心与否……他觉得甚至不如每次去刘氏阿母那边的聚餐来得愉快。

    席间静悄悄的,除了歌舞表演,大家就是各自吃各自的不发出任何声音来……毕竟大家的距离都太远了一些啊。

    王弃想了想,忽然起身道:“冉叔叔、青姨,既然是家宴,我们不妨屏退侍从把几案围拢一起如何?不然总觉得说话都要伸着脖子,挺累的。”

    冉楚的眼睛明显动了一动,因为他意识到这是王弃在挑战敖青菱的规矩。

    果然,敖青菱面露为难色道:“只是,如此于理不合。”

    王弃闻言哈哈笑道:“青姨,您都说这是家宴了,既然是家人之间的酒宴,那当然是怎么舒服怎么来啊。”

    “何为家?”

    “关起门来不需示外人,便是家!”

    敖青菱闻言不由得被说动了,她说:“也是,本宫准备的是待客礼而非家礼……而家礼如何却并未详细规范……想来便是弃儿所说的那般‘不需示外人’了。”

    随后她便端庄地颔首道:“你们都退下吧,此乃本宫家宴,就不劳伺候了。”

    一众侍从便纷纷行礼退开,一言不发,显得规矩极好……

    如此,王弃倒是有些理解冉楚的苦处了……敖青菱的确是个好妻子,可是她在日常生活中一直维持着各种礼法,将这龙宫管理得井井有条却也死气沉沉。

    也就难怪冉楚会对这龙宫不以为然了……

    侍从全部退下了,而后王弃也不客气,伸手就以隔空移物术将众人几案都是围拢一圈,靠得极尽。

    随后他一边招呼众人落座,一边道:“青姨,既是家宴,何妨脱下这珠冠霞帔?”

    敖青菱忽然间就局促了起来,她犹疑地问:“可是本宫……我该穿什么?”

    她从未试过这样。

    王弃立刻给自家婆娘使了个眼色。

    冉姣会意,虽然心里有种‘被迫营业’的感觉,但还是很给丈夫面子地起身道:“青姨,我来给你参谋参谋吧……既然是在家里,当然是要怎么舒服怎么穿啊,都不是外人,穿得随意点就好。”

    她说着,就拉起敖青菱的手想要带她往后面去……从小生活在这龙宫的紫儿立刻乖巧引路……紫儿这丫头可好奇了,这在她记忆中就只有端庄一种仪态的龙后会被她家姑爷带歪成什么样子?

    反正当她们走后,冉楚就忍不住给王弃竖了一个大拇指,由衷地赞道:“还是你厉害,我就拿你青姨没什么太好的办法。”

    王弃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那是你从未了解过青姨好不好!”

    说来也奇怪,敖青菱离席之后,这‘翁婿’两个的交流就显得自然融洽地多了……他们说是‘翁婿’,却好像一对臭味相投的老友,没大没小地说着话不加修饰的话,也没人真个在意。

    就是陆锦有些尴尬……

    这一次她是大开眼界了,可未曾想也是彻底绝望了。

    云梦大泽中有龙宫,这首先是她不曾知晓的信息,直到她成为龙宫座上客,与龙君与龙后都见过面了并且一起坐下来吃饭了,这才回过神来。

    而王弃是这龙宫的女婿,大彭玄真皇帝的皇后被外面也是戏称为‘龙后’……结果真的就是龙后!

    她怎么也想不到,那位在战场上威名赫赫的‘白龙将军’既然真的是一位龙女,是这龙宫的公主。

    更令她不敢相信的是,这龙宫的龙君与龙后竟然还都很看重王弃……真龙会低下他们高贵的头颅来看地面的人类吗?

    起先她觉得不会,但是在看到了王弃与对方的相处之后忽然意识到:“并非真龙高傲到不会低头看人,而是包括她在内的人不配让真龙低下高贵的头颅。”

    她彻底明白了……自己与王弃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她想想就觉得委屈,她只想好好的玩凡人的王朝争霸啊,他喵的来了个目测是人皇的修真皇帝来当对手,这降维打击也太过分了吧?

    而王弃还在和冉楚闲话。

    冉楚说:“我是搞不明白你青姨的心思了,反正不还是有你吗?”

    他忽然惊觉,随后贼头贼脑地提议道:“不如这样,等下你青姨来了以后你给我点提示如何?”

    “你是不知道,她只要一板脸一瞪眼,我心里就发虚。”

    王弃:“……”

    他仿佛看到了如今正在长安‘毁人不倦’的师尊当面……他遇到的这些长辈们都是怎么回事?

    这一个个的,都这么不让人省心的……

    害~

    他的内心是惆怅的,但是面对冉叔叔那一副期待的表情,他是真不好推辞……只能说道:“行,等下看我提示行动。”

    一刻钟之后,冉姣就带着换了一身衣服的敖青菱回来了。

    她没有再穿那华丽的礼服,而是换上了一身素雅的襦裙,令她一下子就放下了原本的凌人傲意,反倒是多了些小家碧玉般的怯生生……

    她从未这么穿过,反倒不知是好是坏。

    可是冉楚的眼睛都看直了……他从未见过如此‘柔软’的妻子。

    那衣服卸下了盛装之后的素雅与小鹿般的慌乱,竟然是瞬间激发了冉楚心中的保护欲。

    他没有等王弃提示,直接起身道:“青菱,别在那傻站着,快让本君好好看看。”

    他下意识地说了原本绝对不会也不敢说的话……

    当他意识到的时候就是一阵头皮发麻……可是随后,那敖青菱竟然真的走上两步还转了一圈问:“夫君也觉得好看吗?”

    冉楚‘咕嘟’一声吞了口唾沫,然后连连点头道:“好看……”

    王弃捂脸……这副猪哥模样很丢人啊。

    可是敖青菱却没有不满,反倒是显得有些娇羞……她仿佛回到了过去,那个少女的时代,那段能够吸引着冉楚全部目光的岁月。

    王弃这才明悟……若是两人为陌客,冉楚这副样子是极为失礼的,是浪荡子的表现……可他们本就是夫妻,郎有情妾有意,这便成了……狗粮?

    心说好险,连忙拉起自家老婆的小手压压惊……比恩爱,他们家可是不输任何人的!

    冉姣又是好笑又是无奈地被王弃拽到了身边,然后说:“青姨快落座吧,这些珍馐佳肴可就都要凉啦。”

    敖青菱立刻温婉慈爱地说道:“是啊,你们快点动筷子吧……我们两个习惯了龙宫佳肴倒是无所谓,你们难得来一次可要敞开了吃。”

    王弃看着不知名的肉类以及各种显眼的果蔬,他便毫不客气地大快朵颐。

    甚至他还拿出一些菜盘递给侍立在他和冉姣身后的紫儿和梅梅那边,示意大家一起吃不要客气。

    他很好地活跃了气氛,让这原本冷冰冰的家宴终于开始有了家的感觉。

    结果王弃就听到敖青菱忽然埋怨一句:“夫君你可真是的,哪有孩子们来家做客自己就顾着埋头吃的?”

    冉楚当时就是表情一僵……他就吃点东西也犯错了?

    王弃见状暗道不妙,连忙偷偷传讯道:“不要动怒,也不要一声不吭,你就将你真实的感受说出来……没关系的,这是家宴,都是自己人,没什么可顾忌的。”

    冉楚忽然回神,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按照王弃说的说道:“这些可都是快绝种的珍禽和灵材,这顿吃了可不知道下顿还能不能遇上了。”

    敖青菱闻言觉得有些怪异,换做以往这家伙可绝对不会这么直白地说出自己的想法。

    心中诧异之下,她不免放松了表情道:“你啊……也不是不让你吃,只是想你能顾着孩子们一些罢了……还有,这些珍禽和灵材咱们龙宫都有养殖的,你这龙君不当家到这程度也太过了一些……若是你喜欢,等回头空了我亲手做给你吃就是了。”

    冉楚目光有些呆滞,他的心口热热的,就感觉有些东西不一样了,真的不一样了……

    王弃则是颇为无奈……他算是明白了这对这个世界最强大最高贵的夫妻究竟出了什么问题了。

    其一,龙后敖青菱不知从哪里学来的一套复杂礼仪,并且拘泥于这些礼仪显得十分死板。

    其二,冉楚本性其实很跳脱,是个不喜欢被人摁着头的个性。

    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两者之间缺乏沟通。

    在经过这一出之后,冉楚仿佛被一下子打开了身上某个‘开关’,整个人都被‘激活’了一样。

    他开始敞开了性子与王弃把酒言欢,对冉姣也是轻声细语十分关怀……他忽然间就变得坦坦荡荡了起来,竟然是显露出了一副有别于敖青菱这个龙后的绝世风采来。

    毕竟,他是正经的龙君。

    毕竟……他是一步步修炼成真龙的存在,真要论天赋论心性,他或许更胜于敖青菱才对!

    而敖青菱在看到了忽然觉醒了的冉楚之后,也是心甘情愿地任他施为,一点也没有抢戏的想法。

    于是,场面上竟然前所未有地融洽……甚至就连小透明陆锦都受到了冉楚的照顾,敬了她两杯琼浆玉液,令她脸红不已有些不胜酒力。

    大家酒足饭饱,便是闲谈时光。

    冉楚总算是问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事情,也就是王弃和冉姣当初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结果两人相视莞尔,随后说起了他们早年因为‘爱干净’而被当成异类,而后成为搭档,进而又许诺了终身的过程。

    冉楚和敖青菱听了都是失笑不已,因为王弃说得有趣,他们并未听出这过程中有多少危险。

    倒是陆锦第一次听说这些,已经忍不住咋舌……原来,当初他们设计诱惑武皇帝的时候他们也在,而且还是从那时其就一直在一起了!

    这么说起来,她的通幽道好像还成了王弃和冉姣在一起的媒人一样,同时也是他们崛起的起点。

    她不由的有些苦涩了,心说难道这就是千年前的庞番王滥用灵寂心盏而业力缠身,最终报应到了她们这一代人身上吗?

    而当闲话都叙过了之后,冉楚忽然随意地开口提醒了一句:“对了,最近你们别去蜀山那片惹是生非了,那里来了个讨厌的家伙,能不得罪就别得罪比较好。”

    王弃点点头道:“小仙界的仙人吗?我知道的……不过冉叔叔有一点说错了,不是别去得罪他们,而是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话音落下,仿佛有虎豹雷音!

    这一刻王弃的人皇之气完全张开了,表现出了他的决心。

    冉楚讶然:“为何一定要如此?”

    王弃叹息一声道:“小仙界在做着什么,冉叔叔和青姨不会不知道吧?”

    冉楚点头道:“自然是知道一些的……只是世界末法本也就是自然演化的终点,小仙界说起来不过是加速了这个过程而已。”

    “我们龙宫守在这云梦大泽镇压着路上水脉,直至天地末法也就算是功德圆满。”

    “届时我们自然会归隐星空……弃儿、姣儿,你们若是能在这世上再等个千把年的,到时我们便一起离去吧。”

    王弃稍稍默然……龙族果然是早有退路的,如此众多龙族的去向也就有了解释。

    他随后摇摇头道:“我乃天命人皇,若是不试着做做这件事情,又如何对得起天眷?”

    不管有没有退路,他已经决意要试试看去挑战那权威了……更何况,五神山的虚空探索计划本来也就可以当成是一种退路。

    只是真要是到了那种程度,这个世界又该变成何等模样了?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 杨潇唐沐雪小说 神级狂婿岳风 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 首席继承人 一世豪婿 至尊人生 温情一生只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