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我这一棒子下去算抢救不?

    看邱小姐那好像是见着再生父母似的急迫没谱儿,李沧就知道这货八成是闻见厉蕾丝的味道了...

    妈的突然就好心酸啊!

    整整8公里,邱小姐差点把自己的体力条跑报销。

    李沧在一片散落的空岛废墟中看到了脚印的主人,一头非常、非常、非常巨大的怪兽。

    它的外形看起来像是一头牛,但脊背高高隆起一座驼峰,浑身布满坚硬鳞片,脑袋巨大到与身体完全不成比例,而且脖子奇短无比,一张大嘴里满是根本装不下的七八层狰狞尖牙。

    “我曰...”

    这玩意简直就是一座十几米高的肉山,而且还是被行尸感染了的肉山,走起路来隔着上百米就能感觉到地面在颤悠的那种——就连邱小姐看到这玩意之后在夕阳下放肆奔跑的身影都明显踉跄迟疑了一个瞬间。

    它显然就是肉食动物无误,那张大嘴上还沾着血迹呢!

    不过那几十个人估计不是这货杀的,应该只是闻着味儿过去给自己加了个餐而已。

    李沧下意识的就是一个探测甩上去,祈愿界面却没给出任何回应,好吧他又忘了...

    邱小姐小心的绕到巨兽侧面,对着一堆木制碎片连刨带拱。

    李沧一下子认出来了,这是那艘夜行小舟——合着我才是被甩出去的那个!

    就在他们仨合力把大雷子从碎片底下挖出来的时候,走的好好的对谁都爱答不理的巨兽猛然回头,猩红的眸子里那目光跟探照灯似的明晃晃的衬出一抹进食的欲望,轰隆轰隆的朝这个方向奔来。

    “???”

    李沧啥也顾不上了,扛起血肉模糊昏迷不醒的大雷子往邱小姐身上一跨。

    “跑啊,快快快!”

    那只巨兽看起来很不好惹,更何况李沧这边还有一个两个都是伤患。

    邱小姐撒开四蹄窜出去,跑成一道狼烟,巨兽在后头轰隆轰隆的追了好一阵才被甩开。

    安全起见,李沧逃了至少4个空岛的过后,才因为邱小姐体力不支找了一枯树较多有山有水的风水宝地停下。

    “大雷子?莉莉丝?”

    李沧叫了好几声,全无反应,他心底顿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这鬼地方该不是把莉莉丝屏蔽了吧?!

    本来李沧大魔杖都找好角度准备抡下去物理治疗了,没敢动。

    关键是他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啊,莉莉丝如果真的被屏蔽出不来,那这一棒子下去到底该算抢救还是谋杀?

    李沧放下大魔杖,仔细检查她的伤势。

    当时跑出来的过于仓促,大雷子里边还穿着泡温泉时的泳衣,一身风衣只是虚披着。

    正因为如此,造成了她浑身上下最严重的伤势:一根拇指粗的螺纹钢筋从她全无防护的肚脐眼旁刺入,几乎斜着穿过了她的整个腹腔。

    好消息是这个伤口几乎没有流血,坏消息是她的血好像积到了肚子里,换句话说就是内出血,呼吸时有时无,脉搏虚弱的几乎察觉不到。

    如果是外伤还好些,这内伤的话他连那根角铁都不敢动,万一扩大里面的出血口咋办?

    这也就是厉蕾丝体质惊人,要搁普通人受这么重的伤暴露在零下几度的环境里昏迷两天两夜,李沧奔丧估计都来不及。

    麻了。

    我是谁?

    我在哪?

    这timi内出血肚子还插着根钢筋该咋个抢救?

    “emmm...”

    李沧把大魔杖杵在厉蕾丝脑袋上方立碑,严肃的指着她的脸,非常非常严肃:

    “祝你死得其所,下辈子给老子当做牛马,不对,当牛做马。”

    反向毒奶,意念中的治疗。

    咕噜~

    接受一波毒奶的厉蕾丝嘴里涌出血沫。

    “有效果了?反应这么强烈?我擦嘞这吐血到底算是好啊还是不好啊?脸这么白...嘶...”

    皮肤冰凉,那一身儿保守的泳衣吸收了大量水份,离结冰只差一步。

    李沧慌了,先是燃起一堆篝火,七手八脚的把泳衣给撕了。

    啥?

    闭眼睛?

    不存在的!

    闭眼睛老子怎么看?

    呃...

    闭眼睛老子怎么看得见?

    好像也不对...

    看不见怎么撕下来!对!就是这样!

    随后拎起大魔杖哐哐放倒几棵枯树,砸成两米多长的一节一节,横向品字形堆放在厉蕾丝身侧三米左右的位置,地下铺满干枯的树枝,点燃——

    嗯,不是火化。

    两米多长的火堆旁边,夯进去两根树干,支上横梁,横梁一侧斜着搭满枯木铺上树叶,一个方便聚拢火堆热量的简易窝棚就算搭好了。

    李沧躺进去感受了一下,觉得还行,于是地上也铺了一层枯木当床,打发大尸兄搜集干枯的树叶枯草什么的铺在枯木上...

    最后,小心翼翼的将厉蕾丝挪到床上,咬咬牙,把自己的衣服也脱下来给她盖在身上。

    “阿嚏~”

    李沧揉揉鼻子。

    两件风衣都已经破损,早已失去“规则”一样的抗寒属性,但起码皮子料子还不错,多少还是有点效果的。

    几小时后。

    火堆上已经吊了两只外表脏兮兮的破铁桶,一只桶里面装的脏水,水蒸气通过盖子上面插着的塑胶管重新冷凝成水,一滴一滴的淌进旁边的盆里,另一只铁桶里煮着狼肉干,散发着一种不说肉香扑鼻也能说是熏人欲呕的味道。

    李沧在一块大石头上砸出凹坑,放在火里烧了烧,把煮软的狼肉干扔在凹坑里一顿捣,捣成糊糊后再加点汤进去。

    “呕...这特么...看着跟我刚吐出来的玩意似的...”

    破铁片三两下将枯枝削成勉强可以称之为勺子的形状,李沧就开始把他弄出来的这一滩玩意往厉蕾丝嘴里灌了。

    据说昏迷或者伤病很重的人嘴巴很难撬开,大雷子的表现说明这玩意应该是假的。

    装满肉糊糊的勺子刚挨到嘴边,轻轻一捏下巴,她自己就晓得吞!

    李沧中途停了两次——他总觉得自己是在做一些个比给人家门口泼米田共还要天怒人怨的事情。

    “兄弟一场,见怪勿怪,你一定得明白这是为了救你昂!”

    给厉蕾丝灌完肉糊糊,李沧自己打了响亮的饱嗝,已经看饱了,真香是不可能真香的。

    。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 杨潇唐沐雪小说 神级狂婿岳风 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 首席继承人 一世豪婿 至尊人生 温情一生只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