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说客

    “干爸爸,我想去香江念书。冰)火中文www.XBing.Cc

    何叶突然响起的声音让许大茂直接扔下手中的杂志,然后甩飞脑子里关于“重金求子”的胡思乱想。

    “怎么突然想要去香江念书了?”许大茂柔和问道。

    “我想去香江看一看,哪里是什么样子的。”何叶回了一句,不过有一句心里话她没说,那就是她知道许大茂这个干爸爸是为了她好的。

    许大茂看着何叶说:“你要是去了香江念书,以后就只能和许昕一样,寒暑假才能回家里来,你可想好了,别到时候在哭鼻子。”

    这事他不能不跟这丫头说一声,初次离家在外念书,尤其是她这种小丫头,说心里不想家那是不可能的。

    “我想好了,以后我放假就和许昕一起回来。可是干爸爸你能不能多去看看何叶?”

    看着这丫头撒娇的样子,许大茂却是欺骗意味十足的点了点头。

    他以后去香江的时候肯定不会那么多,即便是去了也是全家一起过去小住一段时间罢了。

    听许大茂确认会经常过去看她,这丫头变得更加坚定。

    可这事只这丫头答应也没什么用,最终许大茂还是要和傻柱两口子商量的。

    六月底,程小繁的大学也放假了。

    当天晚上程小繁就和许大茂商量什么时候去香江的事情。

    看的出来她对去香江倒是挺期待。

    倒也是,香江虽然比不上米国有吸引力,但是对眼下国内九成九的人来说,吸引力同样不小。

    但是想去也不是轻而易举就能去的,哪怕许大茂也不可能立马拖家带口的跑到香江去小住。

    看来明天应该找许部长一趟了。

    次日,许大茂开车来到了久违的北影厂。

    好巧不巧的在门口刚好碰见了王洋老厂长。

    “哎呦~这不是咱们许厂长吗?真是稀客啊,您快里面请。”

    心里清楚这老头在讽刺自己八百年都不来北影厂一趟,许大茂丝毫不在意。

    就当没这回事一样,走到王洋老厂长的身边,如无其事的交谈起来。

    “怪不得你能当上厂长呢,就这厚脸皮都够别人学一阵子了。”王洋斜了许大茂一眼。

    许大茂轻咳两声“王叔,您是老厂长,这也是您教的好。”

    王洋的脸瞬间就黑了下去,想他做了北影厂厂长几十年,如果没有其他工作的话,始终就在北影厂呆着。

    那像许大茂这般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今年这家伙更是连网都不想晒了。

    可碰到许大茂这个没脸没皮的家伙他也没办法,尤其还知道许大茂身家巨富的情况下。

    一老一少一起走进办公楼,到了三楼后才各自分开。

    之所以来北影厂,还是许大茂想给许部长先打一通电话。

    忙活两下,将电话播出去,在听到对面许部长的声音后,许大茂立刻说想去见一下许部长。

    他要带家人去香江的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电话里面谈显然不合适。

    许部长那边立刻对许大茂说了一个位置。

    将位置记下,许大茂这才一溜烟跑下楼开着自己的小破车再度离去。

    一路兜兜转转,许大茂终于见到了许部长。

    敲门进去的时候,许大茂正带着一副花镜看着手中的文件。

    见许大茂到了,这才放下手中的文件让他坐下。

    “这次过来找我有什么事吗?”许部长向许大茂出声问道。

    “谢谢许部长。”起身接过许部长递过来的茶水,许大茂先是道了声谢。

    再度坐下后,这才捧着茶杯将自己的来意和许部长说了一下。

    在他说完后,许部长微微皱起眉头,许大茂一个人去香江没什么问题。

    上面对此自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现在他要带着全家一起过去,就不得不让人心里打鼓了。

    但有些话许部长不能跟许大茂说,生怕许大茂心里产生隔阂。

    “这事也不能说是小事,这样吧你先回家等通知,我看看能不能让你以北影厂拍戏的名义过去一趟。”

    “好的,许部长。那我就先回去了。”

    放下手中一口没动的茶杯许大茂直接离开。

    有顾忌,许大茂心中理解。

    还是等命令吧。

    再怎么说他也是体制内的人。

    所以说啊,体制内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

    有体制内的身份,在做一些事情的时候,确实方便不少。

    但有时候这也是个紧箍咒。

    许大茂走后,许部长思索了很久,最终还是给大领导打了个电话。

    两人怎么研究的许大茂不知道,不过第二天许大茂确实接到了上级批准的通知。

    如此许大茂的心也放了下来。

    说实在话,他现在位居北影厂厂长,拖家带口的离开确实并不合适。

    但来自上级的这份信任,让许大茂心里还是挺感激的。

    在许大茂最难搞定的事情,如今被轻松搞定了。

    许大茂决定等到晚上和许父许母说一声带他们去香江的事情,顺便将何叶去香江念书的事情也跟傻柱两口子商量一下。

    晚上8点多钟的时候,许大茂先是让李青去饭馆告诉傻柱两口子家里有事,让他们赶紧回去一趟。

    然后他和程小繁带着孩子,向轧钢厂四合院走了过去。

    “爸,我妈呢?”

    回到家在屋内只见到了许父一个人的身影,许大茂看着许父问道。

    “去你冉婶屋了,你们怎么这时候回来了。”

    “哦,是这样...”

    “曚曚,想没想爷爷啊?”许父满脸笑意的将自个孙女抱了过去。

    “想爷爷。”许曚也很给许父面子。

    他们爷孙聊的挺好,却给许大茂搞得一脸无语。

    这可真是他亲爹,好歹你是不是应该听他说完回来干什么是不是啊。

    好家伙,见到自个孙女,直接把他儿子的话都给完全忽略了。

    程小繁和许父打了声招呼,然后在一旁抿着嘴笑。

    事已至此,许大茂也不准备说了,反正过会许母回来还得再说一次,倒还让他省了一番口舌。

    “大茂,你刚刚想说什么来着?”许父逗弄了一会孙女,然后看着许大茂。

    许大茂更是无语“还是等我妈回来再说吧!”

    不一会的功夫,许母从外面进了屋,看到儿子儿媳在家愣了一下,下一秒她也向小孙女走了过去,嘴里还问出跟许父一样的问题。

    这要是再不说,估计是不用说了。

    许大茂不得不开口打断稀罕孙女的二老。

    “爸妈,我和小繁今天过来是有事想跟你们二老说一下。”

    “什么事你说吧,我和你爸听着呢,是不是乖孙女。”

    许大茂:……

    挺正式的事情好不好,怎么这画风突然就变了呢。

    “过两天我打算领你们去香江转转,在香江待些日子之后,我们再回来。”

    一口气将想说的说完,许大茂看着逗弄许曚的老两口。

    “去哪儿?香江?我没听错吧?”许母看着许大茂一脸不信,然后看着许父似乎再确认她是不是听错了。

    “没听错,听错什么啊,咱们不是搬家,就是我要去那边处理些事情,刚好趁着这个机会咱们一家去香江待几天。”

    “儿子,妈真能去香江?”

    “真能。”

    许母立刻激动起来,扭头看着许父说:“他爸,你听到没?儿子说带咱们俩去香江呢。”

    许父却没像许母这般激动,他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儿子,你现在这身份咱们一家都离开不合适吧?”

    很明显许父也意识到一些问题。

    许大茂摇摇头说:“爸,你放心吧,我和领导都说好了,他批准了的,咱们家就大摇大摆的去,光明正大的回来就成。”

    自己儿子这么说许父也放下新来,想着这辈子竟然能有机会去香江,心里同许母一样有点百感交集的感觉。

    但更多的应该还是自豪!

    “儿子,咱们什么时候去啊?我和你妈穿点时髦的衣裳。”

    “后天吧,明天我先去机场买票。”许大茂回了一句,对许父口中说穿什么时髦的衣裳的话,没有回应。

    自己家条件搁这摆着呢,老两口想穿什么就穿什么吧。

    穿的好也不会给许大茂长面子,穿的不好也不会给他丢脸。

    或者说许大茂压根就没在乎过脸面的问题,不服拿现金出来晒一晒,估计除了香江的一些银行,其余人都没有许大茂有钱。

    一家人说话的的档口,傻柱和冉秋叶从外面走了进来。

    “我说许大茂,你没事吧你,店里面忙着呢,你倒好直接一句话告诉我们有事,有事你不会去饭馆说啊?”

    傻柱人还没站稳,看着许大茂就开始吐槽。

    讲实话,店里现在的厨师长马华也算是能独当一面了。

    也就二楼的谭家菜需要傻柱一直盯着,傻柱也是不操心就难受的主儿。

    “把你们两口子叫回来当然有事,我今天有点馋酒了,也不太想和我爸他们这些老家喝酒,咱们俩喝点,我也有一件挺重要的事跟你说。”许大茂这次没和傻柱这狗东西互怼,反而心平气和的和他说了一句。

    “许大哥,那我回饭馆拿点饭菜吧?”冉秋叶听许大茂这么说,立刻问了一句。

    许大茂摇了摇头“小繁,你和秋叶出去买点花生米什么的下酒菜,主要还是喝酒。就别回饭馆跑了,怪麻烦的。”

    二人依言走了出去,只留下许大茂父母和傻柱他们俩在屋内。

    “柱子,你们哥俩喝着吧,我和你婶出去溜达溜达。”

    许父察觉到许大茂这次应该是和傻柱有重要事要说,对许母使了个眼色,抱着自己孙女走出了自己屋。

    “许大茂,你今天不对劲啊?我怎么感觉你没憋好屁呢。”傻柱看着许大茂满脸狐疑。

    许大茂脸上一黑,心里把傻柱这狗东西的祖宗十八代给骂了个遍。

    他认识的人里面就特么没一个像傻柱一样嘴这么贱的。

    如果不是许大茂深知这个犊子玩意是个什么样的人,早就骂开了。

    就特么不会说一句人话。

    “傻柱,你这人确实不错,但是就这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毛病真得改改,合着我请你喝酒就是没憋好屁?那我告诉你,爱喝喝不喝酒就滚。”

    傻柱乐了“你看你早这么说不就结了,冷不丁不跟我俩杠两句我都不适应。”

    不单单这狗东西一个人犯贱,有时候许大茂要是没跟傻柱互怼两句,他心里都感觉缺点什么。

    一对贱货...

    不多时,程小繁和冉秋叶拎着东西从外面回了屋。

    一盘花生米,一盘煎鸡蛋,一盘小葱拌豆腐,一盘拍黄瓜,四个菜分分钟搞定就算是齐活。

    这一桌子菜倒是让许大茂有些梦回60年代的错觉。

    花生米这东西他可真是好些年没吃过了。

    拿出筷子夹了一颗花生米扔进嘴里,然后走到许父放酒的地方,把一瓶白酒和四个酒杯都拿出来。

    慢条斯理的将瓶盖拧开,许大茂一边倒酒,一边开口说:“没外人,咱们都喝点吧,这几个菜不错。”

    冉秋叶和程小繁只倒了小半杯,他和傻柱的杯子却倒的满满登登。

    许大茂端起酒杯说:“今天虽然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但咱们能坐在一起叙旧,这日子也变得有意义了,来咱们先喝一口。”

    四个人各自端起酒杯,然后喝了一口。

    两个女士自然只抿了一口,许大茂的一口可真的不小。

    许大茂放下酒杯,指着傻柱的酒杯“你搁哪儿养鱼呢啊?”

    “许大茂不是我瞧不起你,就你那酒量还跟我喝,我是看小繁在这给你留面子你懂不懂。”

    “废什么话,你赶紧跟上进度。”

    见许大茂来劲,傻柱再度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心里却琢磨着一会让许大茂好看。

    接下来二人彻底杠上,一杯酒匆匆下肚。

    许大茂晚上是吃过晚饭的,傻柱每天基本上可都是晚上9点左右才在饭店吃一口,许大茂自然一点不虚他。

    二人推杯换盏,时不时夹上两筷子下酒菜,一瓶酒很快见底。

    一瓶一斤装的京城大曲,恐怕最少有8两进了二人的肚子。

    许大茂没着急跟傻柱说事,再度打开了一瓶白酒。

    冉秋叶和程小繁都没有阻拦,任许大茂和傻柱喝酒。

    直到第二瓶白酒再度见底,许大茂感觉自己已经有点晕了,他这才准备和傻柱夫妻二人说让何叶去香江念书的事。

    许大茂这个干爸爸当的确实够意思了,害怕傻柱这狗东西不同意,先是用酒灌了他一通。

    这也就是何叶这个干女儿,其他除了许大茂的家人之外,想让她这么上心的还真没有几个。

    如果有也就是何秋那个小混蛋和李红了。

    “傻柱,你说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你媳妇我给你介绍的,你老爸我给你接回来的,我许大茂对你不差吧?”

    酒喝的差不多,许大茂终于开始给傻柱下套了。

    谁知傻柱大着舌头直接出言打断说:“你可拉倒吧,许大茂。你都说了咱们认识这么多年,我还能不知道你。

    你为啥给我介绍对象,然后又将我爸接回来,你以为我心里没数吗?

    当初你和娄晓娥那饭做的,说是猪食都算是夸你了。

    你无非就是想给自己家光明正大的找个厨子罢了。

    我甚至怀疑你开饭馆就是因为自己不想做饭。”

    这犊子玩意,倒是把自己摸得挺透,许大茂迷迷糊糊的嘀咕一声。

    听傻柱这么说,程小繁一脸无语,仔细看了自家男人好几眼。

    她还第一次听说,有人不想做饭然后特意开了个餐馆的。

    “你别管原因是什么,你就说我对你怎么样吧?”许大茂继续追问。

    “不怎么样!但是许大茂,你对我家姑娘和儿子确实很好,他们叫你这声干爹我觉得没白叫。”傻柱伸手拍了拍许大茂的肩膀。

    许大茂也不甘示弱,伸手搭在傻柱的肩膀上“还算你说了句人话。

    我跟你说傻柱,那些年我一个人身边也没有个孩子,可以说我拿何叶和何秋当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

    就是现在我有自己孩子了,我对他们的关心虽然少了一点,但我依旧将这俩孩子看成我儿女一样。

    我对这两个孩子的感情不比你这个亲爹来的少,我希望这俩孩子以后能更优秀过得比我们还要好。

    眼下何叶马上就要上高中了,我这个当干爸爸的想送她去香江念书,目前看来那边的师资条件绝对比京城要好一些。

    一切费用我出,我就希望你们两口子别舍不得何叶,不想让她离开京城。

    雏鹰总有一条会独自飞上天空的,我们不能一直把她保护在我们的羽翼之下。

    过两天我准备去香江,然后在那边呆些日子,我想带你们一家四口一起去。

    顺便也看看那边对孩子的成长到底有没有好处,如果有你别拦着。”

    刚刚还一副醉醺醺模样的傻柱,在许大茂说完直接将许大茂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打掉。

    “许大茂,我就知道你没憋好屁,现在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吧,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不同意。”

    这时候的傻柱看起来那还有半分醉意。

    “我问你,你有啥不同意的,这要是我坑何叶你不同意也就罢了,现在这明明是一件好事。”

    许大茂脸上此刻也没了醉意,感情这俩玩意刚才都是装的...

    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许大茂你说你损不损?我就问你,这事你直接说出来不行吗?非得先灌我喝酒然后再说,你都损出接骨来了。”

    “你当你自己是什么好东西呢?你不是也在这跟我装醉吗?我要不是怕你舍不得何叶那丫头,我才懒得管你。”

    两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然后各自扭过头冲着地上吐了口口水,异口同声的说道:“呸,什么东西!”

    简单的五个字深切表达了对对方如此行为的不耻。

    二人的骚操作,直接让程小繁和冉秋叶笑的前俯后仰。

    甚至感觉自己笑的肚子都有点疼了。

    过了好一阵,她们才平复了一些,不过这肩膀依旧时不时的耸动两下。

    桌上沉默许久,还是程小繁先开口说道:“何哥,其实大茂他是好心,目前看来香江的教育水平确实比京城要强一些。

    有可能十年后我们会超过香江,但是现在能让何叶去香江接受教育其实是一件好事。”

    傻柱闻言沉默不语,他可以跟许大茂来回互怼,可却不能跟程小繁也这样,就像许大茂从来没和冉秋叶说过什么过分的话一样。

    程小繁说完,一直未曾说话的冉秋叶也是开口说道:“许大哥,这事就听你的吧,今年让何叶去香江念高中。”

    到底是当过老师的,她想的东西自然要比傻柱更深一些。

    傻柱看了自己媳妇一眼,没有如刚才那般直接说什么不同意这样的话。

    他走向许父放酒的地方,重新拿了一瓶,然后给自己的杯子倒了满满一杯,猛的喝了一大口。

    许大茂知道他舍不得何叶那丫头,但是孩子总有离开父母的那一天,你今天舍不得依你,明天舍不得难道还依你吗?

    没开口相劝,许大茂只是将杯子放到傻柱面前示意他倒酒。

    “送去香江念书确实是件好事,她也不是不回来了,平常放假还是可以像许昕那样回家的。

    还有刚才我说的让你们两口子也跟着去香江,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后天吧,只要买到机票了,我们一起过去一趟,你们两口子不去估计也不能放心。”

    他说的虽然在理,但冉秋叶还是问了一嘴“许大哥,我们走了,咱们这店里怎么办?”

    “这有什么怎么办的,跟刘岚和马华说一声让他们盯一段时间就成呗。

    工资压一段时间,或者让刘岚给开一下。

    二楼的谭家菜暂时就先甭营业了。”

    冉秋叶闻言点头应下,许大茂也算是将饭馆的事情安排妥当了。

    接下来许大茂和傻柱继续喝着小酒,不过傻柱的情绪低落了不少。

    许大茂陪这狗东西喝酒,也算怎么着也算是安慰他了吧!

    第三瓶白酒还没喝上一半,傻柱直接醉了。

    这喝酒跟心情有很大的关系。

    心情美丽的时候,千杯不醉都很正常。

    但是心情不美丽的时候,一口都能给人喝懵逼了。

    傻柱现在就有点后者的意思。

    7017k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 杨潇唐沐雪小说 神级狂婿岳风 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 首席继承人 一世豪婿 至尊人生 温情一生只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