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八章 变故

    “是,老大!”

    罗睺不敢拖沓,直接将半路上从散修口中得知(逼问)的消息讲述起来:“北地奉幽城闹出了很大动静,在老大咱们离开后,奉幽城的城主就蓄势突破了元婴中期,等到五大宗反应过来,丰幽城主已经稳固了当前境界!”

    “奉幽城主突破元婴中期打破了五宗一城六大势力的实力平衡,这条消息还要先比魔尊东方朔的消息要最先散播出去!”

    “因为魔尊东方朔和所谓的大秘宝只能通过从地穴鬼窟出来的人慢慢散播和证实,遗落古州出现了一个能打破平衡的元婴中期强者却是摆在明面上的,不由得有些人不心慌......”

    “...而一切的混乱都是从这开始发酵的!”

    伴随罗睺的讲述,佐秋枫大概能推理出后面的脉络了。

    不过佐秋枫没插嘴,让罗睺继续说:

    “再之后,奉幽城主貌似是跟五大宗有仇隙,只是还没等奉幽城主去寻仇,忘仙宗,天剑宗,无涯宗,烈阳宗,阴煞宗五大宗主一同讨伐上门,找了个包庇魔头的理由要剿灭奉幽城,呵,这些所谓正派也只会找各种大义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伟光正!”

    罗睺发出不屑的嗤笑。

    当初它不也是被打造出来因感染了魔气就被当做魔兵,不单单是锻造师被杀,连它都差点被销毁。

    闻言。

    佐秋枫不可知否。

    至于奉幽城跟五大宗的仇隙,佐秋枫从陈独幽侧面听说过,在陈孤离突破的时候陈独幽的母亲被杀而导致突破失败。

    这种仇恨陈孤离为了陈独幽能隐忍二十多年也算个男人。

    要不是佐秋枫搅动了剧情线,估计陈独幽还会死在身为忘仙宗弟子的东方朔手里,到时候死了老婆和儿子,陈孤离估计会更疯狂。

    疯狂才好,这不就给气运之子竖立了一个目前而言前期最大的boss了吗!?

    佐秋枫对此看的透透的。

    “结果呢!?”

    见罗睺一直没声,佐秋枫有种不妙的预感,追问了句:“出了什么意外吗?奉幽城呢,陈独幽那家伙呢!?”

    佐秋枫回想了一下离开奉幽城后没有接到过陈独幽的通讯。

    给陈独幽的那块魔石也没动用。

    “结果当然是打起来啦!”

    罗睺理所应当的说道:“虽然五大宗五名元婴境一同出手,不过奉幽城主占据主场优势,所修炼的功法能源源不断的抽取地穴鬼窟的鬼气补充消耗,跟五大宗宗主打的有来有回,还占据了上风!”

    知道肯定还有转折佐秋枫就听着罗睺说。

    “后来打到一半发生了一件怪事!”

    “怪事!?”

    佐秋枫还想能有什么怪事,无非就是哪一方答应了活着打输了,亦或是暂时休战之类的,还真想不出来这个怪事能怪到哪去。

    “没错!”

    逼问的那个散修都道听途说,没咋说清楚,罗睺尽力的组织语言,然后形容道。

    “就是怪事,他们打到一半就停手了,转而还联起手来对敌!”

    “嗯哼!”

    佐秋枫对这个转着有点没预料道,一头雾水的问道:“除了迫不得已,杀妻之仇,只能是有外来的敌人!?”

    “不过元婴境就是遗落古州的天花板了,六个人属于顶天的,哪里需要联手!”

    像是司机玄这个乱入的老家伙不算。

    “的确,这也正是古怪的地方,因为来人,貌似不算是人,死人,还是什么,莫名的东西从地穴鬼窟里面出来了!”

    罗睺都有些说不清,因为抓到逼问的散修人压根就没说清楚。

    “哈!?”

    佐秋枫直接给罗睺这番说辞给整不会了,用‘莫名的东西’来形容还是头一遭听到。

    罗睺尝试的形容:

    “据说那家伙身高两米,浑身套着漆黑的铠甲,身后的搭着碎布一样的披风,钢铁的头盔下只有一双散发着危险红光的眼睛,有人还形容能透过铠甲的缝隙望见腐烂的骨肉,扛着一柄宽刃大剑和拖着纹有‘十’字的坚盾!”

    不知道为啥佐秋枫乱成一团的脑海里忽然闪过骨王的骷髅兵形象。

    “最主要的是那家伙浑身上下没有顶点修为波动,说是傀儡,更像是一具复生的活死人,从地穴鬼窟出来后就在奉幽城大肆破坏,无差别攻击!”

    “最重要的一点,也正是让奉幽城主会选择跟五大宗主联合的原因......”

    罗睺顿了顿,传递过来的情绪上还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笑声道:“...法术根本对其造成不了伤害,最先出手的忘仙宗主不慎被劈成了两半,呵呵,就连元婴都没能在对方古怪的黑铁大剑下逃脱,被斩碎,元神俱灭!”

    “法术不起伤害。”

    佐秋枫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高魔抗”这个词,不过怎么看这个词都不适合出现在修仙界就是了。

    “后来呢!?”

    “后来剩下的五人一同联手,通过肉身力量拖了一天一夜才将那个怪物灭杀,灰都扬了,还把掉落的铠甲当成宝物争夺,甚至想趁奉幽城主伤重四大宗主要联手斩杀,还是奉幽城主拼着引爆地穴鬼窟同归于尽才将四大宗主吓退出了北地!”

    “几乎遗落古州的顶尖战力都受了重伤,退回了自己的宗门!”

    “这还没完!”

    罗睺身为魔兵,本身就是靠着搅动风雨,唯恐天下不乱吃饭的,兴冲冲:“老大你是不知道,好戏这才刚开始!”

    “作为五大宗之一的忘仙宗主陨落,忘仙宗没了元婴境坐镇,本该成为众人眼中的肥肉的,谁知道忘仙宗大师姐一军凸起,危及之刻拿元婴雷劫不仅击退了来犯的外宗之人,顺势突破元婴,趁其余四大宗主重伤,还成功抢回了老宗主的尸体和遗产,并接任了忘仙宗的宗主之位,堪称传奇!”

    哪怕是罗睺都有些赞叹,每个时代总有那么几个耀眼的人物。

    在他看来这个忘仙宗的大师姐二十余岁能达到元婴境已经很了不起了,不过跟老大没有可比性,虽然老大才筑基境,但是老大真正强的地方是真的无敌,跟境界修为压根不沾边。

    说道境界修为。

    罗睺感受到老大源源不断洗涤枪身,给自己做大保健的雄浑魔气,魔气的强度:“噗...元婴!”

    罗睺突然卡壳了。

    再三确认后确认老大丹田内一团不定型的魔气迷雾就是老大的元婴,还有点怀疑是自己眼花了,记得没错的话他这才带队出门了一两天,结果......

    ...老大嗖一下就从筑基变成元婴了!

    就算是罗睺知道魔道修行比一般修士容易,可老大这跟闹着玩似的突破境界,汰,有没有考虑过人家苦修一辈子的人的感受。

    说是这么说。

    这大腿要不抱瓷实了罗睺感觉都对不起自己,就算是当搅屎棍都认了!

    一瞬间的功夫佐秋枫就感觉脑海内精神所凝聚的罗睺虚影有点向舔狗的模样转变,还以为是突然怎么了呢。

    不过说道忘仙宗。

    “婉儿以前就是忘仙宗的弟子,宗门遭难这种事。”

    佐秋枫不确定陆婉儿到底对忘仙宗有没有所谓的宗门之情,想着要不要提一声,但很快就感觉有点蠢的丢到了一边。

    他又不是忘仙宗的人,与他何干......

    ...该操心的可不是他!

    .........

    .........

    与此同时的忘仙宗。

    忘仙宗所占据的一片山脉之上即便没有云雾缭绕,但那一撮撮架起的白绫都像是白云一样随风飘扬。

    宗主陨落,忘仙宗上下都充斥着压抑的气氛。

    比起前些天刚得知宗主陨落就遭遇外敌围山的困境导致的人心惶惶,宗门大师姐晋升元婴接任宗主之位就像是给所有惴惴不安的弟子吃了一颗定心丸,宗门上下也是很快恢复原本的秩序。

    稳定下来后就是给老宗主举办葬礼。

    此时的宗门大殿到处都挂满了白绫,一具巨大棺椁架在大殿中央,老宗主的尸体就在里面,正对着其上的宗主宝座,诺达的宗门大殿俨然变成了灵堂。

    宗主下葬的这几天不管是内门弟子还是外门弟子都能进入大殿悼念老宗主。

    而接任新宗主的玉灵清在棺椁下葬之前,即便是接任仪式当天她都没真正做到宗主的位置上,这也是她作为弟子唯一能替师尊找补回来的了。

    毕竟老宗主的死因多少会落人口舌,宗门里的人心里都清楚,只是没人会说就是了。

    这也是玉灵清身为弟子给师尊留的最后的体面。

    不过接任宗主之位的前后都不算顺利,需要处理的事情很多,甚至于玉灵清今天才有时间放下手头的事情来大殿真正的祭拜亡师。

    临近傍晚。

    夕阳的余光渐渐的将宗门大殿的白绫映照的染上异样橙黄色。

    大殿门口零星的有一些弟子祭拜完出来。

    这些弟子祭拜完,不能说是形式主义,多少对这个庇护着忘仙宗的老宗主有一些情谊。

    不过还是忍不住边走边低声讨论。

    “你说老宗主到底是不是如传闻的那样被砍成了两段的死法啊!”

    “我怎么知道,棺椁是盖住的,又看不到尸体,但老宗主刚走,我们就这么背后议论会不会不好啊!”

    看起来这个弟子比较胆小。

    “这有什么,老宗主跟其他宗门的宗主一起去讨伐奉幽城,说是讨伐魔头,其实还不是因为奉幽城主实力突破了元婴中期,之所以咱们五大宗跟奉幽城这么大仇恨,悄悄告诉你啊......”

    埋头的弟子凑近了些,一脸鄙夷的小声道。

    “...根据内门的某师兄的隔壁的小师弟的堂哥是核心弟子,知道一些内情,貌似就是咱们老宗主亲手将奉幽城主的夫人杀了,派人将头都到奉幽城主面前干扰其突破,当时还想连襁褓里的婴儿都杀了的!”

    “嘶...这么残忍!”

    胆子小的弟子倒吸了一口凉气,不敢置信。

    “呵,都走上修真这条路了,就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有什么残忍不残忍的,说到底五大宗打压奉幽城也是为了咱们宗门的利益,不过貌似围攻奉幽城找的理由还真不是空穴来风!”

    “真的有魔头!?”

    “你是没听说吧,最近正是从奉幽城传出来的魔尊东方朔,还有魔尊的大秘宝,需要凑够五块残图召唤魔尊!”

    “刚开始我以为也只是噱头,只是逐渐有从地穴鬼窟里出来的人不断证实!”

    “其中还有其他宗门的弟子虽然被宗门封口,但是有人得到了证实,真就这样的话怕是遗落古州的天都要被掀了!”

    这时听到这边的议论声,又是有弟子凑了过来,看服饰只是外门弟子。

    “诸位师兄,师弟我听到了些,这个‘东方朔’的名字难道诸位师兄都不觉得耳熟吗!?”

    某外门曾惨遭气运之子打脸的龙套弟子跳出来说道。

    “嗯,听师弟你这么一说,的确有些印象,这不就是那个踩着内外门弟子的脸上位,前段时间被众位师兄堵门的家伙嘛!”

    几人缓缓瞪大了眼睛。

    “原来是他啊,没想到竟然成了人人得而诛之的魔尊!”

    还有人幸灾乐祸。

    “呸,希望他只要还念点宗门的好,就不要将祸端引向我们忘仙宗才好,成为众矢之的,宗主就应该站出来宣布将人逐出宗门,以免被拖累!”

    只是没多久几人的议论声就停下了。

    “......”

    玉灵清听着弟子们的议论走了过来,虽然做了宗主,又不可能独断真禁了所有弟子的悠悠之口。

    “大...宗主大人!”

    一名身穿内门服饰的弟子还要说什么,抬头见到一身白衣胜雪的人影迎面而来,刚一开口,肋下就是被同行的弟子顶了一下,急忙改口。

    “宗主大人!”

    跟在后面的弟子也不敢议论了,背后议论过世的老宗主可不是什么见得光的事,额头见冷汗,腰弓的更低了纷纷尊敬的执弟子礼。

    “嗯!”

    玉灵清轻声应了声音,转身就走,现在宗门人心不齐,不能追究,也没理由追究本来就是如此的事。

    然而无形的压力和有形的凌冽剑气都叫这些弟子像是背上了一座大山一样沉重。

    “呼,度过雷劫的元婴境太强了,跟金丹完全不是一个级别。”

    望见什么都没说走进大殿的宗主大人,门口汇聚议论的弟子们通通松了口气。

    不敢多留

    弟子们有些后怕的赶紧消失在大殿门口。

    待零星的弟子离开后,变成灵堂的大殿内显得有些死寂和空旷了。

    就在棺椁前。

    玉灵清望见一道呆呆伫立在那的娇俏背影,走进能见少女一张圆润的鹅蛋脸上看不出多余的表情,就静静的注视着紧闭的棺椁。

    “青秋,你就没有什么相对师尊说的吗!?”

    玉灵清叹道。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 杨潇唐沐雪小说 神级狂婿岳风 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 首席继承人 一世豪婿 至尊人生 温情一生只为你